中超

笛声张海旺自费四万元带领战友回海岛纪实篇作者

2020-09-15 15:37: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海旺自费四万元带领战友回海岛(纪实篇)作者张利2016-11-17

我们曾守卫的海疆。

我们话还得从2012年10月12日傍晩说起,依照王德耕的指示、我正在组织水线营参加通信兵战友联谊会的战友们参加晚宴。手机突然响起、显示了一个我不熟悉的电话号码,而且来自河南郑州?管他是谁接吧…喂、你好!这里是会歺現场、请问你找谁?你是张利吗?我就找你呀老战友!可想死我啦!大连的战友们都好吗?对方根本不给我讲话机会、又接着讲:我听说通信兵今天在大连开联谊会、知道得太晚了,我们去不了啦!给战友们带好!给战友们敬杯酒!我更是一头雾水的问:你是谁呀?光听对方有点梗咽的说:我是六六年兵张海旺!你忘了我们是一个排的。我一听说是他,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拿麦克风的手开始发抖,一惯挻流利的嘴也语不管次了!一个劲的在喊老战友你好啊!我们分别快五十年啦!真想你们呀!1你怎么知道我的电话号码?明明知道他在河南、还一个劲的在问你在哪里?我也忘了宴会大厅还有一百多个战友在等待着干杯!我连忙说:海旺老战友大连的战友都没忘记你们、欢迎你们到大连來!到我们的第二故乡大长山岛来!为了我们的战役友谊干杯!为我们的战友情干杯!电话那头是一连串的中、中、中!

你看我只顾高兴饮酒啦!忘了给你介绍一下张海旺这个传奇人物。他十四岁入伍、同他的亲张海云一起来到了通讯四连、在家总共上了不到四年学,用現在的话讲是斗大的字认识不到一罗筐,他的班长谭万虎1有时间就在小黑板上教他学习文化、班务会上成心让他朗读老三篇;别看这哥俩文化不高,可人家离少林寺近,都偷着学会几套挙脚。连队排个文艺节目、哥俩就一块在俱乐部的舞台上蹦跶。现在都快七十岁的人啦、翻起后滾翻依然是一串接一串的。哥俩性情不太一样、弟弟属于外向。

张海旺电话里和我说,是当兵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不去当兵就没有他的今天、也当不上今天的总经理!电话里我听他这么说,我真有点不相信,读了四年书就能当甚么总经理、不是皮包公司吧!后来事实证明是我想錯了。人家还真是大公司的总经理。在南阳市也是叫得响的人物。看来解放军这所大学校真是出人才,4连也是个出总经理的地方。

我们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转眼间就到了2015年4月初,我接到张海旺的电话,他高兴地说:老战友我们马上就要见面了!我们五十多年的梦想就要实现了!这一次绝对没骗你(过去的三年里他屡次说要來大连)我急忙问:都谁來呀?怎么來?几号來?他回答说这次去大连是一大群战友,是坐飞机去、哪些战友去还没有最后确定,我们是自愿报名、我打通关有好多战友从来没有座过飞机,这回也让他们过把瘾。打通关是什么意思我不懂,他解释说就是一切费用我全包。不用战友们出一分钱。我心里想河南那么多战友,要是都來的话那得花多少钱哪?我连忙问鲁方忠、王世运、柳宝贵、张海云、穆培林他们都來吗?老战友回答说:鲁方忠和王世运是我们老战友寻访团的副团长和、我哥张海云和穆培林还有几位战友都不在啦…。还有一些战友身体有病无法行走,老战友张善金糖尿病锯掉了一条腿也去不了啦!我再不组织战友们回岛看看,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工兵连、通讯三连也有战友也想回海岛,我一起都领着。我想这远隔千山万水,又都是7十多岁的人了,我要帮助他们园这个回第二故乡的梦。再不抓紧时间、真的很难再实现了…电话里我大声的在喊:海旺哬!你真是我们的好战友!我在大连等着你…

图片说明:站在轮船的甲板上、我思绪万千,夜思念的大长山岛,我又回来了!你还记得我吗?五十年前我是你的哨兵张海旺!

明天战友们就要来了,说心里话真高兴!长海一别快五十年了能不激动吗!当天睌上我也行使一把当爹的权威、告知儿女们:明天你们都不要上班了。请不了假就给我装病。把車里外都擦干净。跟老爸去机场接客人。去接朝思暮想的老战友们。五月2十三日下半夜两点。我怎样也睡不着了,一会坐起来、一会儿看看表、老伴在旁边冒出了1句、看把你急的,飞机傍晚7点才能到你急啥?我说老伴呀,你没当过兵不知道战友之间的感情。这战友情就像那放了几十年的老酒,时间越长越纯越真!

五月2十三日下午七点二十五分,分别半个世纪的一群白发老人在大连机场又見面了!多么熟习的声音、多么熟习的身影、一群老兵在忘情的拥抱握手。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激动的泪花,都在重复着一句話:分别将近五十年、我们终究又見面啦!分别时我们是一群小伙、咋一晃都成老头了呢?分别快5十年啦,能不老吗!

汽车飞奔在去皮口的高速公路上,一群老兵揣着一颗激动的心,不停在问几点能到皮口港、这一天我们等待了多少年、期盼着能马上回到第二故乡、喜悦的心情难以言表,在大长岛上我为祖国站岗放哨,把最美好的青春贡献给你,也放飞过理想和希望!望着大海深处那个岛,他们大声呼喊:大长山岛!我们又回来了!当年的老兵來看你啦!

图片说明:这是张海旺总经理的会客室。这一套红木家具就价值60万。气魄吧?

早上8点,我们登上了去大长山的第一趟船、站在甲板上,归心似箭,望着那碧波荡漾的大海,就像河南中原大地的麦田一样、成群的海鸥在头上飞舞呜叫、好像在喊:老伙计你们回来啦!多么熟习的叫声,几十年没有听到,这一望无际的大海、我们在梦里见过多少回、快来合一个影吧!回去给那些没来的战友看看。这就是我们朝思暮想的大海、这就是我们水线兵曾战役过的地方!

2015年五月2十五日9点钟、一群河南老兵终于登上了大长山岛的鸳鸯港,海港后面的山涯上迎春花好像在欢迎老朋友在争奇把套子拆了。手感真的非常好。2、苹果的iOS系统让它没必要清缓存。不要学怎么杀进程。3、想省电的话斗艳的开放,清澈见底的海水里能见到鱼儿在游蕩、巨大的风力发电风车高高的屹立在山顶上、过去的羊肠小道变成了宽阔明亮的泊油路、那些叫不上名字的小轿車在穿梭奔忙、这既熟习又陌生的海岛、使老兵们像置身于美丽的画卷中一样。变化太大了,和我们脑海中的大长山完全不一样。

老战友王孝德在码头上迎接他们,坐上要塞区司令员派来的車,第一个要去的地方就是老通讯4连的营房、用老兵的話讲:我们不游山不玩水,就想看看我们曾战役过的老连队。注:通讯一连、2连、3连、5连,工兵连、防化连、警卫连的老营房都拆了,只保留老四连菜园子的营房、改成教导队的大饭堂不知谁喊了1句“快看我们的营房!”老兵们眼含热泪的喊到:老伙计!我们回来了!你还记得我吗?我们可永久不能忘记你,寒风刺骨的夜晚我为祖国放哨站岗、火热的三伏天我们光着膀子在苦练电缆接头。那汽油喷灯还在耳边呼呼直响、操场上一个篮球全连官兵在抢!在这里我们不知道流过多少汗水、在这里我们留下了青春的脚印,在这里里我们每天军歌嘹亮,这一切我们永久不会忘!我们终究到家啦!我们想你整整半个世纪、就像离家多年的游子见到了爹娘、营房还是那个营房、操场还是那个操场、只是不见那一排排修电缆用的红色大浮漂,还有那一个个勾电缆用的大铁锚。营房内已没有了间壁墙、老兵们只能用步子丈量着自己当年班排的位置。什么位置放的是自己睡觉的床,还有那挂滿了大头鞋垫、散发着臭脚汗味的火墙。一群做饭的小战士在偷偷的议论,是否是我们的饭堂又要改造,来了一群民工正在丈量,还说要搬走饭桌放。亲爱的小战友,你可知道五十多年前,我们也和你们一样,在这里燃烧青春,在这里放飞梦想。在为伟大的祖国放哨站岗。

图片说明:登上了去大长山岛的第一班船,思绪万千,真有点“小少离家老大回”的感觉!

来到连队真是看甚么都亲切、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不会忘。看看水井、望望菜地,真想抓一把泥土带回故乡。站在猪圈旁张海旺流下了眼泪、他恍如看到了张海云,好像看到了一行行脚印,看到挑着猪食在奔忙。呀!我常听你说饲养员就是半个司务长。饲养员的工作直接关系到连队伙食好不好、饭菜香不香。后1讲起你当年喂的猪,你总是志高气昂、惋惜你走的太早、没能和我一起回海岛、來看看你做梦都想念的地方。可如今我只能把老连队的一切照张相、回家放到你的坟头上。也算了却你生前的遗言。实现了你多年的梦想。

老连长刘德刚常讲起他哥俩的故事,让人觉得又可笑又心酸,有一年八一建军节,连队准备杀一头猪、张海云说舍也不让,他的理由是猪还没长大、弟弟去说服,还差点挨一巴掌,他总是那句河南口头语:去球!我说没长大就是没长大!最后连长下了死命令、把张海云关在屋子里,二排去完成这个杀猪的任务。6班战士张连生一刀下去、大猪猛的1窜,刀没就跑掉了,带着刀的大猪跑到了菜地里、全士在菜地里围追堵截,有的拿着鉄锹,有的拿着木棒,生产班长在大声的呼喊:我的菜呀!这下可毀了!这真是一刀下去大猪没死了、跑进菜地血染茄子和辣椒,全士奋力去抓猪,张海云落泪心痛如刀绞。他的心情大家都理觧、那猪毕竟是他一天天养大的,能没有感情么。8一会歺他一口猪肉都没吃。

图片说明:在水线营的海缆船上、老兵们各就各位、摆出了当年拽电缆的姿式、虽然五十多年没干这活啦,看这架势还是有摸有样。

在一八七坑道里,张海旺手把墙壁上的电缆激动不已,这是他五十年前亲手打眼固定的,经过了一场大火。

如今还是完好无损的固定在墙上,他自满的说:在固定地缆和地缆接续上,我还有几项革新和发明,排长刘生才还给我一个嘉奖呢!老兵卢方忠对大家说:我们班就是在这个房间里睡觉,草垫子往地上1放就是床、也不管水泥地面凉不凉。那真是小伙睡凉炕、全凭身体棒、卢方忠说当时我的班长是六五年兵黄美发、我是副班长,他命令我每天早上倒尿桶。我还有点想不通,坑道里没有厕所、毎个班一个小水桶,解决夜里小便问题。班长说副班长负责倒尿桶,这是连里的规定。刚进坑道还真是有点畏惧、整天担心会不会塌方,一旦来了,我这小命可就交代了!时间长了也就不畏惧了,反而感到住坑道挺好冬䁔夏凉。

登上了去大长山岛的第一班船,思绪万千,真有点“小少离家老大回”的感觉!

应要塞区首长的约请,在通讯营和官兵们共进午餐,中午是四菜一汤。主食有米饭、馒头、包子。再看看各种自动化炊具、真是和过去没法比!

在海岛上老兵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心愿,能不能到水线营的海缆船上去看一看、看看现在修电缆和过去有什么不一样。要塞区首长马上批准了他们的要求,派专车把老兵们送到了四块石码头。站在甲板上老兵们高兴得像孩子一样问这问那、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老兵们提议,依照五十年前的岗位分工各就各位咱们照张相,就算是又来当了一次水线兵。站在海缆船的指挥台上,不由得使老兵们想起1九七O年在乌虻岛那场恶仗、那时候能有这样一条船,哪会有那惊动三军的大险情。

那时候4连没有海缆维修船。毎次实行任务都是从船运大队3中队调来五十吨登陆艇加以改造、履行海底电缆维修任务。出亊的那天早上天气挺好,副连长刘生才,技师张友平带领全连出海维修大长山至乌虻岛的海底电缆。乌虻岛海域向来都是水深流急,加上电缆是双????装,双层的装甲保护全连官兵费尽全力把电缆拉到船上,张友平带领大家迅速把电缆固定在登陆艇的大门上。这时海面突然刮起了大风,巨浪一个接一个扑向登陆艇,大浪不时地在掀动着船艇的大门,每次过后都会发出1声巨响!大门鋼缆一旦断裂、很可能就是船毁人亡!怎么办?向前进大门上不来、向后退电缆固定在大门上,小山似的大浪一个接着一个,要想觧脱电缆那就要冒着生命危险!很有可能被巨浪打到海里去、正在大家想办法的时候,一个大浪打來,只听到1声巨响,登陆艇大门的钢缆断了、这时候船艇像箥箕一样大头朝下插在水里、船舱里所有东西随着海浪都漂浮在海面上!船艇隨时都有沉没的危险!艇长已发出了SOS的呼救信号!信号兵己降下国旗,只等一声令下弃船逃生。副连长刘生才命令大家:不会游泳的穿上救生衣,船沉后要迅速离开漩窝、老兵要带好新兵,始终要以班为单位,找绳子拴在一起、班长要认真负责,绝不能丢掉一个!求救信号惊动了陆海空三军、海洋岛水警区二条护卫艇在全速赶往现场、空军直升机随时准备出航,乌虻岛上的小渔船也要参加救济,岛上居民也站在山顶上僚望!

这时候风浪越来越大,船下沉的速度也愈来愈快!艇长果断的下达命令:正舵!两退三!机舱发出巨大的轰鸣声、登陆艇拖着电缆在全速后退。就在这危在旦夕之际,张友平举起太平斧,趁着大浪的间隙,一个箭步冲进大门的前沿,举起太平斧就砍!一下!2下!3下!终究把固定电缆的铁链砍断!这时船头微抬起,艇长把船尾当船头,拖着几吨重的大门以最快的速度冲向岸边!登陆艇保住了!四十多位战友的生命得救了!那的1幕、其后更将有一系列全新的内容推出。火箭炮战模式之后战友们永久都不能忘记。现在想那时要有这样的海缆船该有多好!

这里是我们原来宿舍,现在拆掉了间壁墙变成了大饭堂。这真是“只见饭桌不见床,当年的位置用步量,老兵都在讲过去,新兵说是要改房”

这就是我们4连的老营房、也是我们老兵做梦都想见到的地方!我们在这里生活了四五年,如今我们都老了,它还是原来的样子。

好啦!这群老兵上岛三四天啦!该走的地方都走了,该看的地方都看了。再见吧长山列岛!再见吧守岛战士的第二故乡。

河南老兵感谢要塞区韩司令、通讯科、直工科、通讯营各级领导和战友们。

20一六年十二月七日零晨。

老水线兵张利。

原司令部。

原军人俱乐部。

婴儿拉肚子是怎么样的
婴儿腹泻能吃什么
小孩怎么提高免疫力减少生病
宝宝肚脐贴什么时候可以不用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