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

清末新疆英奴问题及其解决

2020-02-14 00:43:3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新疆英奴(注:在中方的档案中,这些在新疆的来自英属印度的奴隶被称为英奴或者英籍奴隶,本文使用英奴一词。)的来源

新疆南部在19世纪末仍有不少奴隶,其中相当一部分是英属印度或者被其所控制的诸邦国的人,这些人便是在新疆的英奴。他们大部分是被卖到新疆为奴的。这些奴隶既和中亚等地当时存在的农奴制相关联,又和新疆残存的伯克制度有着密切关系。

中亚等地的农奴制度在19世纪仍然存在,各级农奴主都蓄有奴隶。英属印度北部及西北部等地也存在农奴制度。英属印度政府在征服这些地方后,想逐渐改变这种奴隶制度,但在一些山邦中遇到较大的阻力,例如奇特拉尔就反对改变其奴隶制,认为奴隶制的废除危机到其上层社会的特权和统治。这些农奴除了要为其主人承担农业劳动外,还要为其承担家务劳动。奴隶还被看作是蓄奴者的财产,经常遭到买卖,甚至被卖出国为奴。在南疆英属印度籍的奴隶有的就是这样被卖入的。

南疆之所以能够有奴隶存在,也和南疆的伯克制度有着密切关系。伯克制度历史上本是存在于中亚操突厥语民族以及我国新疆南部维吾尔地区的一种官制。在南疆,这种官制经过14—16世纪的发展,到17世纪初期基本形成了一种制度,即伯克制度。伯克制度既有浓厚的宗教色彩,又具有中世纪牧区统治体系的一些特征。其中维持伯克养廉的就有被称为“伊克塔”的份地,伯克实际上就是封建领主,各级伯克“均视其所辖回民之多寡

[6][7][8][9][10] ...

贫富,恣意索取”(注:永贵、苏尔德:《回疆志》第4卷。),而为其耕种的农民则成为依附封建领主的农奴;蒙古族统治新疆时又把这种封建采邑制扩大到草原,形成军事封建采邑制;这种制度在和卓时期一直没有什么变化。1759年,清王朝统一新疆后,按照“因俗而治”的原则,采用了伯克制度,但是逐渐对其进行了改革,把它纳为清朝政府的地方官体系。在伯克的养廉上,虽然规定了伯克养廉土地的数额,但是仍然为他们配备了一定数目的燕齐(种地人),其地位类似于农奴,从七品到三品伯克分别配有8到100名燕齐,所以伯克拥有农奴的情况并没有得到改变。新疆建省后,刘锦棠采取过渡性的政策,仅裁撤各城关的阿奇木伯克,而对各村庄及偏远地区的伯克仍然予以保持。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伯克制的弊端愈发明显,伯克们“往往倚权藉势,鱼肉乡民,为所欲为,毫无顾忌”,以至于到了“非裁去回官,实无以苏民困而言治理”(注:刘锦棠:《刘襄勤公奏稿》第10卷,第页。)的程度。1885年,清政府批准“酌裁新疆各地回官”(注:《清德宗实录》第220卷,第11页。)。随着郡县制的逐步建立和完善,1887年,清政府决定,“所有伯克名目全部裁汰”(注:《平定陕甘回匪方略》第320卷,第13页。)。这样清政府终于在法律上正式废除了伯克制。  虽然清政府在法律上废除了伯克制,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首先,伯克虽被裁撤,但清政府仍然把他们委以书吏乡约,他们“无伯克之名,而有伯克之实”(注:王树枏:《新疆图志》第48卷,“礼俗”;影印本,上海古籍出版社,1992年,第444页。);其次,在个别地区,如色勒库尔(今塔什库尔干),实际上仍然保有伯克及附属于伯克的燕齐,甚至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注:《塔吉克社会历史调查》第页。);第三,清政府统一新疆时,曾经封不少人为王公、贝勒和贝子等,其伯克职务虽遭废除,但是爵位依存,权势仍在。这样在南疆一些地方仍残存着封建农奴主庄园经济,仍然有相当的农奴。而清政府考虑到社会稳定,对这种残存农奴制长期容忍(注:斯克莱因、奈婷格尔:《马继业在喀什噶尔》,伦敦,1973年,第64页。)。正是这种原因,19世纪90年代,马继业发现南疆蓄有大量的奴隶,其中包括数目相当的外籍奴隶。  当时南疆的外籍奴隶主要是由英属印度及其所控制的北部诸山邦卖到当地奴隶,也有部分阿富汗人。英属印度所控制的北部山邦主要有,克什米尔、奇特拉尔(Chitral)、吉尔吉特(Gilgit)以及中英两属的坎巨堤(Kanjut)。如前所述,这些山邦长期存在奴隶制,并且和中亚、中国新疆以及它们内部之间一直有着奴隶买卖。英国控制它们后,蓄奴和奴隶买卖都逐渐得到限制,尽管此过程并不顺利,受到山邦的蓄奴

[6][7][8][9][10] ...

主及上层的反对,例如,奇特拉尔就认为英国人“在释放奴隶上的努力不仅怪诞,而且是错误的”,并且该山国里的“那些奴隶拥有者将会大声宣称印度政府在坚定地摧毁奇特拉尔的上层阶级,他们的地位是建立在该国家奴隶持续存在之上的”(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9,印度政府外交部至女王陛下印度事务大臣(1895年,第57号,密件,边疆),(附件)英国驻吉尔吉特代表处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处(1895年1月15日)。)。这样,奴隶的买卖仍然存在。贩入新疆的奴隶还有一个来源,处在从列城到莎车商路上的坎巨堤除了袭击过往商队之外,贩卖奴隶也是其重要的收入(注:《马继业在喀什噶尔》第12页。)。这些被贩卖的奴隶很多是坎巨堤袭击商队时所俘获的商人和运货人。坎巨堤把他们(不管是男女老幼)都看作是有商业价值的商品,要么直接把他们贩卖到新疆为奴,要么把他们转卖给作为奴隶贸易中间人的柯尔克孜人,这些奴隶贩子再辗转把他们卖到中亚各地,包括新疆。由于饥饿、严寒等原因,沿途死伤严重。这是许多克什米尔人被卖入新疆为奴的重要原因(注:奈特:《三个帝国相遇的地方》,伦敦,1897年,第349页。)。当时被羁留在新疆为奴的英属印度籍奴隶,基本都是经由坎巨堤从这些奴隶制的山邦中被贩入新疆的。

二、新疆英奴问题的解决

马继业1891年留在新疆后,很快就注意到了新疆的英奴问题,并且向英属印度政府汇报,在获得英属印度政府的指示后,逐渐开始和

[6][7][8][9][10] ...

新疆当地政府交涉释放英奴。从1893年到1897年,经过长达6年的交涉,中英双方终于解决了英奴问题,释放了所有的英奴。根据中英双方所达成的支付赎金方式,该交涉过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即中国全额支付赎金、英国全额支付赎金和通告释放全部奴隶。

1、 中国全额支付赎金

1891年,马继业受命留在喀什噶尔,他的主要任务是观察俄国人在帕米尔的活动,并且随时搜集、报告有关的情报。荣赫鹏走后,马继业第二天即前往莎车。莎车在喀什噶尔东南约200公里,是了解帕米尔有关情况的好地方,同时也不受沙俄驻喀什噶尔总领事彼得罗夫斯基的干扰。但是,莎车也是个奴隶残余势力最大的地方,马继业在这儿得知有英属印度人在此为奴。经过进一步的了解,他得知喀什噶尔至少有500名英奴。

释放英奴牵扯到如何处理其他奴隶的问题,也影响到当地整个社会的稳定。最初马继业和喀什噶尔道台交涉,对释放英奴问题有了一些基本了解,并且对释放英籍奴隶感到有些希望(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0,马喀特尼(在喀什噶尔执行特殊事务)致克什米尔英国驻点官,1893年,3月5日。),特别是1892年2月和3月,马继业在喀什噶尔道台的支持下,释放了10名奴

[6][7][8][9][10] ...

隶(注:《马继业在喀什噶尔》第页。)。但是,进一步释奴并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当时喀什噶尔道台是李宗宾,他本人希望能够释放这些奴隶,不过有些困难需要克服,在和马继业的会谈中,他提出了困难所在。李宗宾认为释放奴隶是件非常严肃的事情,一定要得到清中央政府和新疆省政府的批准。而且奴隶数量大,其来历也较复杂,在莎车所统计的800多名奴隶中,就不仅仅只是英奴。同时马继业的活动已经引起蓄奴者的不安,大面积的释奴肯定要影响到莎车地区的安定。李宗宾建议马继业让英属印度政府给中国总理衙门去电,使中国政府下文并授权他办理此事。马继业初以为是由于道台担心要承担释放奴隶的赎金,于是为了能够获得道台的支持,便保证英属印度政府支付这笔费用,但是李宗宾对此并不怎么感兴趣。通过这次交涉,马继业意识到要使所有英奴获得释放并不是件小事情,考虑到自己在喀什噶尔微弱的影响,需要英属印度政府给予更多支持。1893年4月,马继业向英属印度政府汇报了他与李宗宾的交涉情况。他要求英属印度政府必须首先解决两件事,一是要求英属印度政府授权由他来和中国新疆当局交涉释放英奴的问题;二是建议英国政府和清总理衙门应该达成协议,同意由喀什噶尔道台解决此事,并和英国在赎金问题上取得共识(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0,马喀特尼(在喀什噶尔执行特殊事务)致克什米尔英国驻点官,1893年,3月5日。)。同时马继业还写信给英国驻吉尔吉特代表默泰摩尔·杜兰德上校,强调他所处地位的困难性,需要更多的官方支持。杜兰德立即写信给喀什噶尔道台,要求调查英国属民在新疆为奴的情况,并说明马继业“作为英国政府的一名官员”参与其事;杜兰德还给马继业打气说他将尽一切可能加强对马继业的支持。在致克什米尔驻点代表的信中,他还进一步表达出通过释放英奴英国要达到的目的,即希望通过释放英奴使马继业得到中国官方的认可(注:《马继业在喀什噶尔》第53页。)。但是,在关于是否释放奇特拉尔籍奴隶时,英属印度政府考虑到当时奇特拉尔内部本身实际情况及其对释放奴隶的抵制,要马继业先不考虑释放奇特拉尔奴隶(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8,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陛下印度事务大臣(1895年,第57号,密件,边疆),(附件)英国驻吉尔吉特代表致克什米尔代表处。)。

1893年5月份,马继业接到

[6][7][8][9][10] ...

英属印度官方写给喀什噶尔道台的信后,马上派人送给李宗宾,并要求和道台会见。李宗宾在接见马继业时表示在他自己职权范围内尽力满足英国的要求,并指示莎车知州,就释奴问题起草一套方案。虽然马继业担心这样会拖延时间,但是李宗宾不愿自行其事,称他一收到莎车州释放奴隶的方案就通知马继业,可作补充和修改;并且方案还要报经巡抚批准。马继业希望能够通过总理衙门的官方渠道,指示新疆巡抚和喀什噶尔道台,以便能够使地方官都行动起来(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0,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陛下印度事务大臣(1895年,密件,边疆),(附件)英国驻吉尔吉特代表致克什米尔代表处。)。1894年1月23日,李宗宾收到莎车州的释奴方案,邀马继业询问其意见,以便上报巡抚。马继业强调了两点:1)在莎车释奴时,他必须在场,并参与其过程;2)关于获释的英奴愿留新疆者要以中国属民在当地登记一事,马继业虽然承认居留者要遵守中国法令,但是又称“我没有权力使任何英国属民不忠于政府”(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5,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附件)马继业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1894年2月1日)。)。马继业强调这两点颇有深意,第一点他意在扩大影响,逐渐建立其个人的威信;第二点则表明他对新疆政府关于获释后留新英奴应为中民持有异议,这其实已经表明马继业释放英奴另有深意,就是这些获释后的英奴将成英国在新疆的侨民,成为英国进一步扩大在新疆影响的社会基础,也是马继业立足新疆的基础。

关于释放奴隶问题,这时新疆省政府已经和喀什噶尔道台商议并形成了释奴的政策。其要点为:1)先释放英奴,其他地方的奴隶暂缓释放;2)关于赎金问题,新疆时任巡抚陶模,对英国颇为友好,在释奴赎金上他拒绝了马继业最初所提出的方案,即英国可以支付一半,如果必要可以支付全部的建议。他提出了新的方案,即在新疆的英奴应该分为两部分,那些和本省有家室联系的,应该作为中国属民留下来,他们的赎金全部由中国支付;那些和新疆没有家室联系的,应该返回英属印度,其赎金应该由英属

[6][7][8][9][10] ...

印度政府支付。根据这一方案,叶尔羌县进行了调查,几乎所有英奴在新疆都有家室联系。这样中国政府几乎要承担所有的赎金;3)关于获释英奴的去留问题,愿意留新疆的英奴,作为中国属民在当地登记;愿意返回原籍的英奴,发放护照(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5,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附件)马继业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1894年2月1日)。)。4)关于奴隶赎金数额:16岁以上每人20两,16岁以下每人10两。陶模提出由中方支付赎金政策的根本在于他想借此使英国不在新疆留下隐患。

不过,该政策还没有来得及实施,情况就起了变化,总理衙门不同意由中国支付赎金的方案。陶摸很被动,但又不愿朝令夕改,便指示喀什噶尔道台以及莎车州知州”“小规模行动,规模越小越好”,而且也只限于释放莎车州的英奴,对喀什噶尔其他地方的英奴暂不释放(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5,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附件)马继业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1894年2月1日)。)。于是在小范围内,释放英奴的费用全由中国支付,如1894年在塔什库尔干所释放的51名英奴,色勒库尔所释放的59名英奴(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7,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附件)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附件)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柏尔(Bare)致印度外交部大臣(1894年7月)。)。莎车是蓄奴大州,4月2日,马继业来到莎车监督英奴的释放。莎车州自己查清有107名英奴,知州特地为此申请了1600两银子。不过知州告诉马继业,只要是在莎车的英奴,他都愿意支付赎金,要马继业一再核查。马继业经过调查,除了色勒库尔以外,共有124名,大部分在新疆有家室,获释后留在新疆;只有4名坎巨堤人

[6][7][8][9][10] ...

、3名吉尔吉特人和3名奇特拉尔籍人要求返乡。最后,马继业为防止遗漏,特地要求知州又发布一则通告,通告如下:

由和田长官及叶尔羌执行长官潘发布的通告(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5,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密件,边疆),(附件)马喀特尼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1894年6月6日)。)

关于赎出被卖至本地的不同外籍部落的奴隶,巡抚已经批准起草的规定。

被这样卖至此地,并且仍然在世的奴隶以及他们的妻儿现在应予以赎身。

不过,那些已经去世的奴隶,如果他们的孩子仍然为奴,则他们的后代不在此规定之列。他们应该等待新的规定出台,这样的规定将由更高的长官(巡抚和道台)发布的通告所公布。

根据目前的规定,我现在正在进行调查。一些奴隶已经获释。由于担心在城外以及不同村子里有要释放的奴隶,但他们却已经被其主人藏匿起来而未能获得释放,我特发布此通告,要求本州所有伯克、头人以及蓄奴者依照执行。

那些拥有根据规定应获赎身奴隶的蓄奴者,

[6][7][8][9][10] ...

理应在10天之内分别向各自的伯克报告,而伯克则应该把他们带到衙门,以便查验购买票据,奴隶可以相应被赎身。逾此10天期限,所发现的奴隶,将不支付赎金。那些被其主人藏匿的奴隶,一经发现,将不付赎金而获释,且其主人将因为藏匿奴隶而受惩罚。

至于那些并不在目前规定内要赎身的奴隶,他们应该平静地一如平常地为其主人服务,应该耐心地等待关于他们获释通告的发布,而不应该不加选择地呈递诉状。

光绪二十年四月二十日

另外,莎车直隶州州府所在地叶尔羌城的释奴问题得到了解决,也是由中国政府支付了所有的赎金(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7,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附件)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附件)马喀特尼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

中国新疆政府为什么要拒绝英国付费,而采取这种最后几乎全由自己支付赎金的政策,颇值得思索。就英方档案所反映出来的仅仅是,新疆省巡抚陶模对英国非常友好,该解释过于简单和表面化。诚然,当时正值中英俄帕米尔交涉,中方一直希望“借力于英”来对付沙俄(注:第一历史档案馆,“电报档”,2036(五),光绪十八年五月十五日军机处发出使薛大臣电。),马继业之父马格里时在伦敦辅佐薛福成,处理好英奴之事,对此时中英大局自然有益,但这不是问题的实质。问题的实质可能是,当时陶模想借机彻底解决好英奴问题,考虑到英奴大多在新疆已有家室,如果获释后仍以英民身份居留新疆,势必成为英国在新疆扩大势力的借口。因为此前清政府一直以英国在新疆没有侨民、没有贸易为由拒绝英国在新疆开设领事馆。陶摸想由中国政府出钱赎出这些奴隶,如果他们愿意居留在中国,当然就应该是中国人,以此断绝英国在新疆可能有英国侨民的机会,也就杜绝了马继业长期留新疆的借口,杜绝了英国在新疆开设领事馆的

[6][7][8][9][10] ...

前提。

2、英国支付全部赎金

就在陶模刚下令由中国支付全部赎金释放所有英奴后,总理衙门通知新疆省政府,认为“中国支付费用是没有道理的”(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5,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附件)马继业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1894年2月1日)。),“于理不符”(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7,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密件,边疆),(附件)马喀特尼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处。)。但是,陶模刚刚下达过命令,不便收回,于是只是要求缩小释奴范围。

1894年3月,和马继业关系良好的李宗宾调离,黄光达再次出任喀什噶尔道台。马继业早在1月份就得知此消息,便根据过去的经验,要求英国外交部请中国驻英国公使薛福成给黄光达写信加以引荐。依马继业当时的实际情况,他能否维持在喀什噶尔的地位,以及能否对英国发挥更大的作用,“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地方当局良好的意愿,内政长官的更替诚如可以想象的那样,对我来说是一件多少有些焦虑的事情”(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4,马继业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1894年1月)。)。英属印度政府自然明白,极力予以支持。马继业很快就和喀什噶尔新道台黄光达建立起很好的个人关系,在释奴问题上获得支持,这使马继业乐观地认为释奴不会有太大的困难。但是,此时马继业并不知道在释奴资金上正面临着困难,黄光达也不便说明。马继业想在叶城、和田、喀什噶尔城、英吉沙及巴楚同时进行,释放所有的英奴,但是黄光达建议他先在叶城进行,并且告诉他该地已经申请了释奴资金。

[6][7][8][9][10] ...

马继业在叶城释奴遇到了困难,难以进行下去。马继业不明其因,坚持要黄光达告诉实情。黄光达“为了政府的荣誉”,一直遮遮掩掩,此时看到困难实在解决不了,便据实相告。如前所述,陶模由于在释奴问题上和总理衙门意见相左,向中央结算释奴费用已经不可能,而新疆财政困难,一直依赖内地“协饷”的支持。陶模就想出了不需要向中央结算的办法,下令由莎车直隶州长官和叶城县知县自己出赎金。但是,叶城县王知县就释奴提出建议,其核心是释放那些已经为奴5年和10年的英奴(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8,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密件,边疆),(附件)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中国事务特别助理致英国驻吉尔吉特代表(1894年11月)。),其意思大概是要减少释放奴隶的数量,减少开支。尽管喀什噶尔道台黄光达已经“非正式批准”(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8,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密件,边疆),(附件)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中国事务特别助理致英国驻吉尔吉特代表(1894年11月)。),不过最后黄光达和莎车州知州还是没有正式批准该计划,仍令执行巡抚命令。莎车县和叶城县却迟迟不见动静。黄光达告诉马继业实情后,询问马继业能否出一半的赎金,以使释奴一事顺利进行。马继业初则声称这种变更使他难以向英属印度政府解释,继则提出变通办法,即只释放印度、克什米尔、奇特拉尔、坎巨堤、那噶尔和巴尔提籍的奴隶;后来,考虑到中国政府的实际困难以及蓄奴主的要求,马继业同意出一半的赎金(注:大英图书馆印度事务部档案,L/PS/7/77,印度政府外交部致女王政府印度事务大臣(密件,边疆),(附件)马喀特尼致英国驻克什米尔代表处。)。这样,马继业和喀什噶尔道台黄光达最后商定,英属印度政府支付喀什噶尔释放英奴所需赎金的一半。

到8月初情况又起了变化。陶模得知叶城释奴的方案后,并没有反对,但是考虑到还有其他县要释奴,他表示,尽管总理衙门反对由中方付赎金释放英奴,但是如果能够弄到赎金,他并不反对;其次认为由当地官员自己出赎金不合适。鉴于此,黄光达建议由英国出全部赎金,如果马继业请示得到同意,即可照此立即进行。马继业对此反复颇为不满,认为无法交待。但是在向英属印度政府的汇报中,他认为在当时情况下只有如此才能够使释奴顺利进行

[11][12][13][14][15][16][17][18][19][20] ...

北京大学肿瘤医院
成都银屑病医院在线挂号
贵州治疗白癜风的专科医院
山东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防城港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