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无光之月第十七章幕后的神灵

2020-01-20 01:07: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无光之月 第十七章 幕后的神灵

就像修尔说的,再怎么理智的人,被人算计了一次也不会很高兴的,多少都会有些不快,这也是人之常情。但一个成熟的掌权者,应该能以最快速度,分辨出谁才是问题的关键,谁才是该承担的人,而这次这个人,绝不是眼前这几位和他们背后的神灵。

正如修尔所言,大家都是受害者,并不是有什么实实在在的损失,而是在自己都不觉得的情况下,按照别人安排好的剧本演了下去,而这个编写剧本的人或者神灵,才是真正的问题关键。

“奥兰纳大人,请问,温蒂大人、阿尼卡大人和对面组织联盟的大人,对你始终不肯告诉我的那件事,各自的看法一直没有变化过吧。”

“不错,大家都认为自己是对的,都在坚持自己的信念。”

“呵,果然如此。”修尔若有所思的点头道,“而且双方各自的态度,在诸神之间,想必也不是秘密吧。”

“当然,其实从众神殿建立开始,双方的态度就已经确定了,诸位神灵的态度各有倾向,但以吾主和那位大人对立的最明显,所有神灵当然都知情。”

“这就对了,呵呵。”修尔轻轻叩打着大腿,慢悠悠的说道,“如果,呵,我是说如果啊,如果某位神灵事先已经得知了那位大人想要另外拉起一个联盟,在众神殿里制造事端,他认为这样不妥想要阻止,但自己又不好出面,这时他会怎么做呢?”

奥兰纳沉默了,慈祥的脸有些阴沉,过了许久,才轻声说道:“自然是由吾主出面对抗。”

“直接要求?肯定不行,这就相当于他自己出面了,所以最稳妥的办法,当然是让温蒂大人主动承担起这个来。”修尔似笑非笑的说道,“想做到这点不难,只要让温蒂大人提前知道这个消息就可以了,她肯定会按照那位大人的想法去做的,问题是,他是想要阻止,而不是想诱发双方的对抗,所以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让温蒂大人迅速赢得这次交锋。”

奥兰纳露出苦笑,叹息道:“那几位大人如果没有一定把握,想必不会贸然组织联盟,否则只能是自取其辱,所以想要保证吾主必胜,肯定要用一些作弊的手段了。”

“对呀,作弊的小手段,呵呵呵。”修尔的笑声里满是讥诮,不知是对对方的,还是对自己的,“如果他对神灵们都非常熟悉,了解每一位大人的性格和行事方法,而他的侍奉者对凡世的教会也非常熟悉,知晓各个教会的具体情况,那您说,他们有没有可能,事先推测到现在的局面呢?”

“如果是他们的话,我想不难。”奥兰纳已经知道修尔的想法了,而且她发现,自己越想,越觉得修尔的推测可能性很大。

“所以,他们提前作弊了,呵呵,真的是个小得不能再小的手段。”修尔指指自己,又指指奥兰纳,“他们只是把我,介绍给了你们。”

“朱蒂……”

“地母大人……”

两人的眼前,同时浮现出那张年过四十却依然风韵不减的脸,浮现出那美丽到精致的笑容,和那双仿佛能洞彻人心的眼睛。

以及那块如同大地般厚重的巨大岩石。

房间里没有人说话,连安吉拉都保持着沉默,所有人,都被修尔的想法震撼到了。

从不表态的大地之主,从不参与神殿争端的地母教会,千万年来,凯亚大人一直处于中立者的位置上,始终受到诸神的敬重,真的像修尔的猜想一样,是现在这种情况的主导者吗。

“这是真的吗?你不会只是随便猜的吧。”安吉拉有点难以置信,银月的主教从小在银月教会长大,平时没少和地母的主教朱蒂见面接触,在她的想象里,地母大人应该是位像老祖母一样慈祥又和善神灵,和蔼中透出长者的智慧,而朱蒂主教在她眼里,更是一位亲切的邻居阿姨,特别是银月的老主教最后病重期间,朱蒂大人更是经常上门探望,对自己也照顾有加,让年轻的安吉拉很把她们的形象,和那种躲在幕后阴谋算计的行为联系起来,做那样事的,应该是修尔这样的形象才对嘛,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嗯,我就是随便猜的。”修尔耸了耸肩,一副你还真相信了的表情,满不在乎的态度气的安吉拉把牙齿磨了又磨,真想和那个笨蛋一样,扑上去狠狠咬这个混蛋一口。

不过,修尔说的虽然随意,但在场的人,却没人真的认为他是随便乱猜,安吉拉也只是随口一问而已。

的确,看似只是无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但对于他们这种地位的人来说,证据这种东西,很多时候根本没有存在的必要,即便没有证据,但从结果反推原因,得出的结论已经很明显了。

“我一直觉得奇怪,只是经历过一次和大裂隙的对抗,朱蒂大人甚至没有直接出面,更没有和我接触过,为什么会毫无理由的为水之教会和暗月教会之间牵线,让咱们双方都得了不少好处。”修尔似笑非笑的说道,“教会之间,倒也不是没有无缘无故的援手,就像安吉拉,虽然咱们两家教会的矛盾很深,你和莉莎也一见面就明争暗斗(谁跟这只银色的笨蛋明争暗斗啊),但如果暗月教会真处于存亡边缘的时候,你也不会在一旁看着不予理会的(对,我会推一把的)。”

“但是一方面,地母大人不像银月女士,和暗月大人之间没有那么深的渊源,另一方面,我们暗月神殿虽然比较……呃,比较艰难(是凄惨吧,白痴),但还没到真支撑不下去的地步,大家都是圣职者,想必也明白,教会和教会,神灵和神灵之间,贸然帮助对方,未必是什么好事。”

的确,这也是为什么天空神系之间有着微妙的联系,但暗月神殿再怎么为难,其他神殿也没有帮忙的原因了。除非主神和从属神灵那种关系,否则,两个主神之间,是必须拥有绝对的独立性的,就算修尔的攀缘式发展计划,也是建立在互惠互利的基础上,而不是依赖于被攀缘一方,修尔一直反复强调只是任务和委托,正是这个原因。

神灵之间如果贸然帮助对方,很容易否定对方的独立性,一旦独立性被否定,主神的权柄也就随之被否定,对于神灵来说,有时这是比信仰枯竭陷入沉睡还要危险的情况,因为神灵和权能密不可分,权能被否定形成从属关系还算小事,连存在性都被否定也是很有可能的。沉睡也许还能醒来,但一旦存在被否定,就再也没有任何机会了。

因此,即便像森林神系的阿尼卡和芙萝拉两位大人这样亲近的关系,神灵之间,神殿之间,也不会随意互助,这是原则性的问题,绝对不容违背。

“以朱蒂大人的狡……的老练,不可能不懂这些规则,但她还是无缘无故的帮忙了,呵,当然了,她的分寸掌握的很好,并不会对三方有任何影响,程度谈不上援助,而是以私人的名义牵线,也正是因为这样,咱们才会很自然的接受了。”

“嗯。”奥兰纳点点头,的确,以她的敏感,都没往其他方面想,毕竟在自己想找人委托的时候,老朋友提出一个符合条件的人选,这是很正常的事。

“但即便再有分寸,看上去再正常,毕竟还是无缘无故的,也许对世俗的普通人来说,这种事只是举手之劳,做了也没什么可疑的,但是朱蒂大人和咱们,既不世俗,也不是普通人啊。”

大家正是因为明白修尔说的这些,才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嗯,太有可能了。

永远中立,极少表态,没有倾向性?不存在的。

只要有人格化的意识,就不可能没有倾向性,除非像公正之主那样纯规则化的存在,连自我都没有,也就没有倾向性了,否则就必然会有个人倾向,而一旦有了个人倾向,很难隐藏的住。

所以修尔一直觉得,这并不合理,现在看来,其实地母大人也并不是没有倾向性,只是她从不直接表现,因为一旦直接表现,往往会影响到众多神灵的态度,等于用她的想法去干扰诸神之间的事务了,与她的地位和形象不符。

所以,更加隐蔽,更加委婉的手段,就成为了地母教会的首选。凯亚大人甚至什么都没有做,而朱蒂也只是在不经意间说了一句话而已,但偏偏就是这看似简单的行为,就悄无声息的改变了诸神间的势力对比,而且,还让事情向自己觉得对的方向发展了下去。

修尔觉得,对朱蒂那只精致漂亮的狐狸来说,再没有什么比做这种事更得心应手的了,而她的态度,就代表了地母凯亚的态度。不干涉,不表态,却又不留痕迹的影响着世间的一切,地母凯亚能有如今的地位,看来也不是没有原因的事了。

“所以你觉得,暗月大人的不满,应该针对凯亚大人?”发现好友奥兰纳有点愣神,明妮叹了口气接过话题。

“不,我说过了,以吾主的性格而言,知道了一切,最多也就说一声,‘哦’,不可能有什么不满。”修尔觉得,简直是自己在残忍的撕开自己身上的伤疤啊,“不满的是我,针对的也不是地母大人,而是大地圣殿,是针对朱蒂大人。”

“利用我满足她的愿望也就算了,居然敢装作什么都没做一样,连一点好处也……咳咳,连荣誉也不让我分享一点,我绝不能容忍这种行为!”

哈?这才是你关注的重点?

北京安康医院
长春银屑病医院排行
湖南哪的医院治白癜风好
江门治癫痫病效果好的医院
大同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