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七十三章 爱人的灵魂

2019-10-20 12:04: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吾乃天命之子 第二百七十三章 爱人的灵魂

水仙逝去,明知是梦境,夏言风心口依旧迸发着撕裂之痛。何为真实?何为虚幻?他不止一次地扪心自问,但这个问题却没有答案。

站在这片荒凉雪域,心灵如同脸色一般,呈现一片死灰。握剑的手,微微发颤,眼神里俱是一片无措的茫然。他的心,难道真的和梦境中的水仙一起死去了?

水仙的容貌即便是死去,依旧光鲜美丽,但夏言风却不忍再碰。伴随着十字架的消散,水仙的尸体也碎成了光斑,宛如星尘飘散。

“无用,无用!你的心智早就乱成一团了,还妄想能逃出去?”铜钟般的声音威震整片空间,那声音充满了对夏言风的嘲讽。

心冷人凉,不是命运的选择,夏言风心乱如麻,却总是佯作淡定。事到如今,梦和现实还有什么区别吗?现实在梦中,难道不是飘渺的海市蜃楼?

默然注视着天命之剑,剑上的气息羸弱不堪,几乎都将要消失。夏言风苦笑,这不是他自找的吗?若不是心智不能坚定,他又怎么会在梦境中一层层地往下陷,最终都不能自拔了!

“风儿……风儿!”不知何时,甄薇从十字架上被惊醒,她第一时间就喊起了夏言风的名字。

夏言风一凛,沉浸在失去水仙的悲痛中,他差点都忘了甄薇的存在。他转过头,甄薇的面色如同行将飘零的鲜花一般,娇艳而憔悴。他不忍,也不愿失去她,失去她的心中最后的光芒。

“薇……薇儿……”夏言风凉声道。面对梦境的制裁者,他一筹莫展,天命之剑,剑光黯淡,以细流之孱弱,怎能与浩瀚之汪洋对抗?

甄薇注视着夏言风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惊恐,出乎意料地淡然自若,即使他发觉自己不能动,也一点不肯示弱:“风儿!风儿……你没事吧?”

夏言风仅仅是情绪低落,甄薇的处境显然比自己更危险,可她反倒先来关心自己。夏言风深有感触,只怕换了是水仙或黑色惠来,她们做不到这么淡定的吧?

见夏言风垂直头不说话,甄薇便又冲其喊道:“风儿,我现在的处境,我很清楚,我们凶多吉少,所以我不会再让你担心了,我会安然地接受这一切的!”

“薇儿!”充满血性的一声吼,夏言风再度扬起了高傲的头颅,“水仙和色惠,她们都已经香消玉殒了,我现在只剩下你了!这一次,我绝不会退缩,我要救你出去,你不能就这样接受了陨落的天命,这不是我们的结局啊!”

“风儿!”甄薇望着他,满脸俱是尴尬的苦笑,“这种时候就别再冲动了,你脑子里到底装了些什么?即使身处求生无望的绝境,还是一副志在必得,好像对手下一秒就会死的模样。”

“薇儿……你居然问我这种问题。那好,我回答你,我满脑子装的,都是你!我夏言风的女人,倾国倾城,世间最美之‘洛神’,甄薇!”

此声响,来自夏言风灵魂深处的呐喊,倾尽了他这些年来积攒的全部力量,一时间,喊声震彻九霄,气贯长虹,气场飙升的同时,夏言风对天明誓,且让自己不可再彷徨下去。

这不是觉醒,也不是非胜不可的决心,而是夏言风为了弥补过去的缺憾还鼓起的勇气。曾几何时,他不曾珍惜过现实的一切,等到了梦里,他又一而再再而三的错过。现实中,数不清的机会摆在眼前,他万念俱备,却只差开口,多少年都迈步过那一道看似天堑,实则不过一条马路的距离,那是心的距离,他却总是犹豫不决,不能朝前大步迈出。

梦境,是上天给夏言风的二次机会,或许再如何惊心动魄,也无法改变只是虚幻的命运,但即使这样,能够让自己不再觉得遗憾,能够弥补过去对甄薇的亏欠,这样就足够了,哪怕不是现实,他也不愿留下遗憾。

“风儿……不愧是你啊……我所爱的……夏言风……”

“薇儿……”蓦然的平静,心底像被浇上了冷水,“我一定要……救你出去……”

这是不可能的,夏言风说话也没太大的底气。不过,他还是绽放了笑容,因为回忆,因为过去,因为甄薇曾是夏言风的唯一。也曾迷惘,也曾伤心,也曾年幼无知,不知不觉,过了轻狂的年纪,那个曾经和自己一起疯过的人,他还会记得吗?答案,是肯定的。

“行了,处刑还要继续!”审判之声破天而起,梦境制裁者立刻又动了起来,提着长剑就往甄薇那边走了过去。

梦境制裁者的动作使得夏言风全身打了个寒颤,那一句“处刑开始”顿时敲响了他潜意识里战斗的警钟。战念,无边无尽的战念,在血脉中蔓延,灵魂的鸣动声层层在心头荡漾,夏言风的眼里,此刻只剩下拼死守护甄薇的欲望。那不是信念,而是不达目的死不罢休的执念!

“敢动我的女人……给我去死吧!”夏言风像一头狂狮猛兽般,挥剑直冲杀过来,脚下踏起雷电,身形闪烁出道道紫色电芒,拖着残影,顷刻间便护住了甄薇的十字架前。

“执行死刑!”审判声催促。

“纳命来!”砰然一剑,两剑交击,雷鸣声大作,夏言风不知不觉间,手掌的能量仿佛加剧了好几倍,剑上的光芒也已不再黯淡。

告诉我!灵魂是什么?如果人生来是虚无,梦境才是真实,那灵魂就是梦境的主人,我夏言风的梦境,岂容他人做主?经历过的梦魇的人,这点挫败又算得了什么?

剑光起,银芒终盖过电芒,梦境制裁者的招式简单无比,无非就是那么基础的几招几式,可就是让夏言风占不到便宜,头疼不已,无论夏言风换了什么法子进攻,梦境制裁者都能完美地见招拆招,夏言风一旦动用魔法攻击,盾牌就会如影随形地出现在被攻击的那一点,将魔法元素像吸水一般,一滴不漏地吸个干净。

交锋了几下后,夏言风大致琢磨出了什么,内心骤然凉了大半截。这个梦境制裁者始终都没有主动出手攻击他,总是借力打力地反馈着,这样却反倒比穷追猛打要来得稳定许多。不过这却不是最关键的,因为,夏言风发觉,与梦境制裁者作战,不管怎么打,对方都会心有灵犀地快出一拍,抢先拆招。夏言风的心里萌生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那就是,对方完全读懂了他心里所想,看穿了他的心思,所以每次都能完美无瑕地做出预判。

如果真是夏言风推测的那样,那这场决斗还没开始就注定毫无悬念了,梦境制裁者对他的出招套路了如指掌,他下一步想做什么都一清二楚,这样,夏言风落败不过是时间问题。

“铿锵!”又对了一剑,夏言风刚一分神,手心就像打了润滑油似的,天命之剑不听使唤地便被击飞出去,手无寸铁的夏言风,再无力还击。

“既然你这么急着寻死,那就先送你一程吧!狱魂千分之一的魔力,带走意志无法坚定的你,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那声音又从天幕之上落下,这一次,他宣判了夏言风的死刑!

“混蛋……啊……”血红的右臂,剧痛蔓延,剑刃划过,残影入目,夏言风再度脱力,半跪在地,咬牙切齿的他,满脸的不甘,而右臂被划开血口的痛感却又带给了他现实的回味。

疼痛,大抵与上一层梦境中被枪弹击中时相似,但这一次,他是真心无力!

“雷霆,脉冲!”夏言风还不想放弃,他快速地吟唱咒语,雷元素集结爆发,轰然巨响声中电闪雷鸣,汹涌的能量流一鼓作气打去,然后又华华丽丽地击在了盾面上,飞虎光芒一闪,再强的能量都瞬间打了水漂。

梦境制裁者默默地举起了长剑,阴煞的气息直揪着夏言风的心扉。夏言风避无可避,即使闪避也是无用,他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长剑渐渐抹向自己的咽喉,他只能咽起了唾沫。

“风儿!风儿……”甄薇的呐喊又起,夏言风心头“咯噔”一震,“你这家伙,别伤害风儿!你们要处死的是我,请放了风儿吧!”

“不管怎么样都是死,薇儿,对不起……”夏言风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静静地闭上眼,死神就在面前,只不过,他的眼眶里并不是一片黑暗,相反,两道光芒陡然刺目而至,两枚光球映入了他的瞳孔。

两枚光球,一枚纯白色,一枚黑绿色,静静地浮动在夏言风的眼帘中。夏言风惊讶之余,只觉得内心有股至强的力量在澎湃着。

“言风,我是色惠,你听得见吗?”

“言儿,我的水仙,你听得见吗?”

“啊……是你们?”夏言风一怔,只见两枚光球都在依次闪烁着光芒,不断照亮着黑暗。

“言风,你是最棒的,我不后悔成为你的人……”黑绿色,逐步化作一片净白,话落时,黑色惠的声音连带着黑绿色的光球一并同化入夏言风的脑中,夏言风的头脑“嗡”的一声响,旋即骤感精神的飞升,那是一种舒适至极的感觉。

纯白色的光球微微泛起淡红,水仙的声音依旧亲切:“言儿,我们只是一个梦,我们不是现实,所以,这是身为虚无的我们,消失前留给你灵魂的最后力量,把握住它,加油吧,我永远都是你心中,那朵永不凋谢的纯美水仙啊……”

夏言风又是一惊,水仙居然清楚自己是个梦

?这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夏言风也没有去多想了,因为在纯白色光球消失的同时,夏言风的精神力已经充沛到了极点。夏言风心底默念:“谢谢你们,我的爱人……”

灵魂的脉动,使得夏言风心跳加速。他陡然睁开,时间仿佛一秒都未曾流逝,梦境制裁者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长剑未曾挥下。

夏言风举目凝视甄薇,却见甄薇一脸微笑,平淡而又自信。在她的头顶,夏言风居然看到了一枚和水仙、黑色惠相似的淡蓝色光球,那是……

“风儿,这是我灵魂的力量,交给你吧……”唯美一笑,甄薇坚定地冲夏言风点着头。

夏言风愕然,身为梦境的甄薇,其意志远比夏言风本身还要坚定,只是她们这三个女人,居然都有了随意解放自身灵魂能量的能力,这不得不让他震惊。要知道,梦中的剧情人物,不妨碍他本人就不错了,如今却是由她们赐予自身反败为胜的力量!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收费怎么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是正规医院吗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在国内怎么样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手术费用

潍坊东方银屑病研究院看病收费怎么样

幼儿发烧怎么办
宝宝高烧怎么办
婴儿反复发烧怎么办
小孩持续发烧怎么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