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贵女反穿日常 第021章 另有隐情

2020-05-21 20:10: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贵女反穿日常 第021章 另有隐情

“一到年底,什么事情都赶到一起了,连带着这喜事也跟着扎堆儿。”

顾伽罗随口那么一说,权作夫妻闲聊的一个过渡。

不想齐谨之还真顺着个话题说了下去,“说起喜事,我还真又听说了一桩。”

顾伽罗好奇,“哪家?”

齐谨之眼神有些古怪,语气也怪怪的,似乎在忍着笑意,“九公主。”

顾伽罗瞪大了眼睛:“哈?九、九公主?”

不是说这位因为性格诡异、全无助力,早已被京中贵妇拉入了黑名单吗,怎么忽然就传出了喜讯?

且看齐谨之的神sè,九公主未来的驸马似乎有什么不妥呢。

果然,就听齐谨之轻笑着说道:“没错,就是九公主。今个儿在大理寺听同僚说了那么一句,永嘉郡主做得媒,男方你也认得,是锦衣卫指挥使赵耿赵大人的独子赵玖。”

这次顾伽罗连嘴巴都变成了0型,“赵、赵指挥使家的少爷?那个前头有八个姐姐的赵九爷?”

赵耿,锦衣卫指挥使,顾伽罗自然认得这位传奇人物。

在大齐,锦衣卫一直是几位神秘的存在,辖下有多少人,这些人都是什么具体身份,放眼整个王朝,除了圣人,约莫也就只有指挥使赵耿清楚。

就算是锦衣卫中的人,除了自己这一部分的同僚和顶头上司,其它百户、千户那儿是个什么情况,他们也都不十分清楚。

而且在圣人的刻意偏袒、纵容下,锦衣卫是超出大齐正规司法衙门的存在,他们甚至有直接逮捕、刑讯官员的特权。

所谓刑不上大夫的古训,在锦衣卫是行不通的。

御史不是没有弹劾过这个不合理又不合法的机构。但圣人全部驳回了。他老人家就摆明了一个姿态,锦衣卫是他最信得过的地方,锦衣卫的所有行动都是他老人家首肯的。

你们反对锦衣卫,就是反对朕这个皇帝。怎的,你们莫非真有贰心?

好呀,没说的,锦衣卫伺候!

有反心的自然不会放过。没有反心的。锦衣卫也能审出反心来,然后治你个抄家灭族的大罪。

……不管是内阁阁老,还是勋贵、宗室。亦或是寻常文武官员,对锦衣卫都是闻声sè变。

能统领这样一个超出法律范畴、备受圣人宠信的部门,锦衣卫都指挥使必定是圣人心腹中的心腹。

赵耿便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是宗室子弟。母亲是一个不受宠的郡王之女,算是圣人的表弟。他从小便是圣人的伴当。当初圣人还是太子的时候,诸多艰难,赵耿便借用自家的力量,全力辅佐圣人。

圣人登基。自然要犒赏功臣。赵耿身上有个辅国将军的爵位,圣人便给了他一个超越群臣的官衔锦衣卫指挥使。

顾伽罗之所以能认识这位大齐特务总头子,还是因为妙真大师。

作为圣人的死党。妙真和赵耿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两人虽算不得生死之交,却也是合作亲密的伙伴。早些年为了帮圣人巩固帝位,妙真和赵耿携手做了许多见不得光的事情。

有了太多共同的秘密,饶是妙真远离了红尘,与赵耿的关系也从未疏远。

前段时间锦衣卫奉命暗中调查西南莺粟子的事情,妙真就曾经悄悄给赵耿打了招呼,否则,依着锦衣卫无孔不入、无中生有的技能,就算顾伽罗夫妇在莺粟子事件上是清白的,锦衣卫也能查出他们夫妇在其它方面的违法之举。

这些情况,齐谨之也是知道的,所以他回京后便找了个由头,特意去拜访了赵耿,还顺便送了许多土仪什么胡椒啦,什么野生药材啦,加起来,足足超过万两银子。

赵耿为人冷硬,却也不是不通俗物的人。相反,他能坐稳指挥使这个特殊职务,除了圣人的恩宠、自身的能力外,他的交际能力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别看大家对锦衣卫诸多非议,甚至是暗地里痛骂这个bt的衙门,但对赵耿,真正痛恨的人并不多。毕竟人在其位,总要谋其政的。

作恶却没有落下太多的骂名,足见赵耿的手腕。

赵耿见齐谨之上道,很是满意,说话的时候,在没有触及皇帝利益和锦衣卫大原则的前提下,对齐谨之略略提点了几分。

大家不要忽略了赵耿的身份,他可是掌管大齐最大特务机构的总头子啊,他知道的八卦,绝非市井小道消息,而是有了切实证据的事实。

听他哪怕隐晦的提点几句,齐谨之也收益良多。

而且赵耿是专业搞刑侦的,刑讯逼供绝对是翘首,他的某些经验对于刚进大理寺的齐谨之来说,也是非常有用的。

那日齐谨之在萧家与赵耿相谈甚欢,赵指挥使欣赏齐谨之年轻有为又懂事,齐谨之感念赵耿的提点与帮助,不过一顿饭的功夫,两人竟有点儿惺惺相惜的意思。

赵耿一个开心,席间便叫来了自己的独子赵玖,让他与同龄人齐谨之好好亲近一二。

所以,齐谨之不但见了赵玖,还跟他在一个饭桌上吃了饭,对于这位赵家的凤凰蛋有了些许认识。

“没错,就是赵家的九爷,”齐谨之一边回忆着赵玖的言行作风,一边笑着对顾伽罗说:“怎么说呢,这位小爷长得很不错,据说遗传自他的生母,一个教坊的花魁……”

赵耿家中有一妻n妾,为他生了八女一子,前八个女儿,要么是嫡妻所出,要么是出身清白的良妾所出,唯有这个儿子却是出身最低贱的妓子所出。

偏那妓子长得好,性子也绵柔,在萧家大妇跟前很会伏低做小,大妇经过一番考量。便把赵玖抱在了自己身边抚养。

但赵玖生得太好了,不必穿上女装就会让人雌雄莫辨。

因为这长相和出身,小时候没少被宗室的兄弟们嘲笑、欺负,长大后,也因为长相生了不少事端。如此也就养成了赵玖内向、懦弱的性情,婚事也一拖再拖、诸多不顺。

“他长得真有那么美?”

顾伽罗没见过赵玖,但关于他的传闻却听说了不少。对他一个大男人却时常被男人调戏的过往很是同情。

齐谨之用力点头。但他的笑意却渐渐消退,略带凝重的说道:“但,赵玖给我的感觉总是有些古怪。虽说不出哪里不对劲,却总有些不舒服。”

但很快齐谨之又摇摇头,笑道:“不过九公主也不是个好相与的,嫁给他。两人应该谁也不会吃亏。”

顾伽罗想了想,“也是。左右不与我们想干。咱们只需等公主下降、赵家办喜事的时候,送上一份厚礼就好,其它的,好与不好又有什么关系?”

对顾伽罗而言。九公主什么的,早已是上辈子的事。她过得如何,有没有继续作。顾伽罗根本不在意。只要她不再招惹自己,她便不会关心。

顾伽罗不管。却有人关心。

“九公主下嫁赵玖?”

姚希若面带病容,靠着厚厚的靠枕躺在榻上,听了下人的回禀,不禁吃了一惊,“消息属实?”

“千真万确,是永嘉郡主做得媒,圣人已经同意了,只等明确的旨意下来,礼部和内务府就会准备婚礼。”

榻前的空地上跪着一个不起眼的丫鬟,她跪得笔直,虽态度恭敬,但眉宇间并没有多少卑怯。

“赵玖?赵指挥使家的宝贝少爷?”姚希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再三确定。

那丫鬟又点了下头,“就是这位小爷。”

她表情平静,但心里却有些怀疑:齐姚氏干嘛这般兴奋,她不是跟九公主不对付吗,怎么听到九公主嫁了俊美的夫君,她非但不气恼,反而一副幸灾乐祸的嘴脸?!

“哈哈、哈哈哈,赵玖,九公主居然要嫁给赵玖,哈哈,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姚希若忽然抚掌大笑,但她的身子还没有彻底康复,刚笑了没两声,便引发了一连串的咳嗽,脸sè也有些不好。

但她眼中依然满是兴奋与高兴。

“姚四奶奶,您没事吧?”那丫鬟蹙眉,依着规矩还是关怀的问了一句。

其实她更想问的是,莫非这门亲事有什么不妥?还是赵家有什么外人不知道的内情?

姚希若摆摆手,抹去笑出来的眼泪,气息不稳的说道:“没事,我没事,哈哈,我、我还要去参加九公主的婚礼呢。”

期待啊,真是期待,上辈子她被九公主那个贱人害得一尸两命,这辈子她要好好看看九公主的下场。

经过这些日子,姚希若和九公主打了无数次的交道,她也渐渐发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真相九公主定与她姚希若一样,都是有奇遇的人。而且姚希若有八、九分肯定,现在占据九公主身体的孤魂野鬼,极有可能是上辈子的顾伽罗。

虽然这个真相太不合常理,但姚希若想想自己的际遇,很快便能接受了。

因为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当日在刘家,自己明明是第一次见到九公主,却被她推到了深潭中险些丧命。

也才能解释为何九公主会忽然对顾伽罗和顾琼两个贱人那般亲近,还主动帮顾琼挡去了原该属于顾琼的婚事,最后更是弄死了赵楚。

等等,顾琼?赵楚?

赵、赵楚他也姓赵呢,他和赵耿难道有什么血缘关系?

姚希若感觉自己好像摸到了真相的边儿,只是还需要更多的证据。

想了想,姚希若故作疑惑的说道:“你刚才说是永嘉郡主做得媒?好好的,永嘉为何要管九公主的闲事?”

永嘉可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尤其是现在,豫王府和杨家都呈现出了衰败的迹象,作为一个享受惯了特权的女人,她绝不会坐视娘家和婆家的没落。

这中间,定有猫腻!

那丫鬟听出了姚希若的言下之意,小心的问了一句:“您的意思是,赵家的亲事另有内情?而永嘉意图在这桩亲事中获利?”

姚希若不置可否,淡淡的说了句:“我也不确定,你们可以去查一查,或许会有令人惊喜的发现。”

这贱婢名义上虽是自己的丫鬟,但背地里却另有主子。过去她还知道遮掩,但自从刘楚楚成为妙真的有缘人后,这贱婢就越来越不把她姚希若放在眼里。

现如今,只差明明白白的告诉姚希若,她碧痕是他安插的眼线。

没错,这个丫鬟正是姚希若的贴身大丫鬟碧痕,是顾则媛亲自挑选的顾家世仆。

姚希若对碧痕一向信任有加,她做梦都没想到,这人竟是个奸细。

姚希若更没有想到的是,他竟这般处心积虑,早在二三十年就开始布局。

顾家的世仆都被他渗透了,姚希若想想就觉得不寒而栗。

她不敢想象,四大国公府的其它人家里是否也有碧痕,还有更多的公侯府第,以及宗室和朝中权宦们,他们家里是否也混入了碧痕这样的人?!

心里又是惧怕又是膈应,姚希若根本不想看碧痕那张老实的脸。

碧痕却似乎没有感觉到姚希若对她的恼意,应了一声,道:“奴婢明白了,奴婢这就去分头调查赵家和永嘉郡主。”

姚希若从鼻子里哼了一记,忽的想起一事,问道:“对了,隔壁有什么动静?”

她所说的隔壁正是顾伽罗的沉香院。

碧痕回道:“昨儿顾大奶奶命人去安亲王府投了拜帖,今个儿收到回复,说是妙真大师身体欠安,不宜见客。但看在顾大奶奶一片真心的份儿上,许她三日后去王府探望。”

姚希若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哦,顾伽罗终于能见到妙真了?呵呵,我还真是期待呢,不知现在的妙真还会不会对顾伽罗这个西贝货另眼相看。对了,刘楚楚那儿怎么样了?”

碧痕勾了勾唇角,“一切正常,妙真待刘楚楚果然千好万好,就差把她当眼珠子、心尖儿了。”

姚希若用力捶了一下掌心,“太好了,三日后我也要去安亲王府。碧痕,你去安排下。对了,再让人弄些极品翡翠、玉石或是古瓷过来。”

这些日子她不断的搜罗名贵的玉石、珍宝、瓷器,从中吸取了不少能量,被迫沉睡的系统隐隐有了复苏的迹象。

姚希若不禁喜出望外,愈发疯狂的搜集蕴藏能量的宝贝。她相信,用不了多久,她的系统就能苏醒,到那时,她定会好好的回敬她的仇人们!

ps:十一月的第一天,谢谢飞点冰笃fe、大耳猫、盛开的夏荷、cynthaguo等亲的月票,谢谢亲们的订阅和支持,谢谢哈!未完待续

营口中医妇科医院
脑血栓手术后恢复可以吃通心络吗
莱芜治疗牛皮癣方法
内江白癜风医院
宁德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信阳治疗白癜风方法
镇江白癜风医院
临沂好的白癜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