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球

广东首次基药招标将启上海模式暗战安徽模式

2019-08-15 12:57: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广东首次基药招标将启 上海模式暗战安徽模式 业界担忧若效仿“唯低价论”的安徽模式,品牌药企或将无缘广东基本药物市场  上海刚公示完基本药物中标价格,广东省日前随即公布《广东省政府办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实施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这意味着,广东也将开始首次大规模的基本药物集中招标。有市场传言称,广东省的首次基药招标最快可能在6月底、7月初正式启动。而这次基药招标究竟将采用全国试点、但因“唯低价论”备受争议的安徽模式,还是“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上海模式,或将决定品牌药企能否进入这个市场。  采用“双信封”制度  广东启动基药招标   根据《办法》,广东省的基药采购目录根据《国家基本药物目录(基层医疗机构配备使用部分)》(2009年版)及《广东省国家基本药物增补品种目录》(2010年版)制定,确定每种基本药物采购的剂型原则上不超过3种,每种剂型对应的规格原则上不超过2种。  而在招标制度上,采用“双信封”制度,即企业同时投两份标书,经济技术标书和商务标书。经济技术标书主要对企业生产规模、配送能力、销售额、信誉记录、基药市场占有率和临床覆盖率以及基本药物处方和工艺核查情况,GMP、GSP、GAP资质认证情况,药品质量抽验抽查历史情况,电子监管能力、出厂价格备案和质量授权人制度实施情况等指标进行评审,保证基药质量。只有经济技术标书评审合格才能进入商务标书评审,商务标书评审由价格最低者中标。  值得注意的是,“双信封”、一品三剂型两规格、“最低者中标”,这些正是“安徽模式”一直备受争议的焦点所在。这也让曾在安徽省基药招标中“落榜”的品牌药企对即将开始的广东基药招标备感忐忑。  “唯低价论”  安徽模式备受争议  “安徽模式”的基药招标之所以备受争议,最大原因是其“唯低价论”导致出现了大量超低价中标的情况。  其中,最典型的莫过于此前被媒体曝光的“蜀中制药事件”。在安徽省基药招标中,蜀中制药10克×20包的板蓝根颗粒中标价为2.35元,而该药的最高零售价为10.8元,另复方丹参片(薄膜衣片)(120片/瓶)的中标价为2.99元,国家最高零售指导价则为14.1元。为此,有同行炮轰称:“即便用土做原料,也不可能做出这个中标价来”。  以上并非个案。根据浙江省医药行业协会对安徽基本药物招标的调研报告,安徽中标的863个品规,单价1元以下的占20.9%,5元以下的占66.9%,10元以下的占82%。这些“价格虚低”的药品,有的中标价甚至低到如果按药典标准生产,根本无法补偿原辅料及包装成本。  “劣币驱良币”的结果是,浙江省医药商业协会根据公布的采购量与中标价进行测算,从去年9月第二轮基药省级招标启动以来,截至今年4月1日,安徽全省实际采购额仅4.45亿元,而此前安徽曾承诺的采购总额高达388亿元,仅完成参考采购额的1.14%。  因此,在4月份,四川蜀中制药最终因为在药品生产中涉嫌虚假投料,被药监部门收回中药GMP证书后,中国化学制药工业协会、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中国中药协会等六大协会随即联合向国务院医改办上书,呼吁基药招标纠偏。据宋瑞霖透露,“目前相关部门已经在起草文件,计划完善经济技术标评审指标。”  质量优先价格合理   上海模式能否复制?  就在“安徽模式”的“唯低价论”遭六大医药行业协会“上书”建议纠偏的时候,被称为“上海模式”的上海基药招标公布了中标结果。  2010年12月27日,上海卫生局发布招标公告,正式启动本年度上海基本药物集中招标采购。与“安徽模式”最大的不同是,其主要原则是:质量优先,价格合理。包括引入“量价挂钩”模式以促使企业降价;区分质量层次(单独定价和GMP)以保持本市社区用药水平等。  “质量优先,价格合理”的招标结果是,此次上海基药招标中,包括哈药集团、华北制药、广药白云山、北京同仁堂等国内品牌药品中标较多。另外,涉及合资、外资药数量也至少达60多个品种、150多个品规,涵盖辉瑞、拜耳、礼来、施贵宝等近30家外资药企。中标品种主要集中在心脑血管等领域,如络活喜、波依定、拜新同等。  “上海的招标结果还是比较符合国情的,业界的反映也比较好。”中国医药工业科研开发促进会执行会长宋瑞霖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表示,由质量、信誉与服务、价格三方面组成的评审标准比较客观,不过分追求低价,注重成本效益,既符合市场需求,也能满足供给需求。  但上海医药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则认为,上海的基本药物招标结果不具备普遍性,“关键是上海基本医疗保障水平高于全国。”  对此,宋瑞霖则认为,尽管上海经济条件好,其模式不可全国复制,但也不能因为其他地方政府没钱而让老百姓吃不符合质量标准的药。“低价没关系,但前提是药企必须能保证药品的质量和疗效,不能以次充好,甚至虚假投料。”宋瑞霖坦言,只有价格合理了,药厂才不会铤而走险,去生产所谓的“合格的假药”。  那种模式将会胜出?  品牌药企忐忑应考  一方面是经济条件、医疗水平相当的“上海模式”,另一方面则是全国试点的“安徽模式”,而从6月10日公布的方案来看,广东的规则与“安徽模式”较为相似。  “如果真的是效仿安徽模式,那么品牌药企无缘广东基药市场可以说是一定的了。”云南一家药企的市场部负责人担心地说,在原辅材料人工水电等尤其是中药材价格不断上涨的今天,超低的价格将令众多厂家无法保证生产与供应,最终可能导致无人应标或中标价格超低。“像是在黑龙江、四川的基药招标中,消炎利胆片100片就无人应标。”  广东一家药企的有关负责人则认为:“目前‘双信封’主要存在两个问题,即‘最低报价者中标’及‘一厂一品一规’独家中标导致了恶性竞争,中标价格基本是没有最低,只有更低,而上海进行综合评分,以质量分为主,价格仅占30分且得分差距不大,不保证最低报价中标及非独家中标,中标价格比较理性。”  “现在上海的招标结果已经出来了,毕竟广东的经济水平与上海相当,也许具体实施时,会参考上海模式,作适当的变通。”也有企业乐观地说。  根据《办法》,还将由广东省卫生厅编制具体的基本药物集中采购实施方案,报省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工作领导小组审核同意后实施。“不一定要学谁的模式,广东完全可以创自己的经验,关键是政府能在价格和质量上找到一个平衡点。”宋瑞霖说。  陆志霖大脑供血不足是否犯困
冬季最容易出现肠胃敏感
儿童健脾的粥
一岁宝宝口臭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