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故园情深“毕业”

2020-04-01 13:09: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冬月二十七,未至隆冬,却已经有了隆冬时节的寒冷。草叶枯黄,踏在脚下窸窣作响。我又回到了这里,脚下还是曾经的青石板路,一切如故。唯一不同是,如今这里充满了萧条之意。
这里,曾经是故人所居之地。
我离开这里时,正值暮春三月,江南草长。我去跟他告别的时候,他正化着妆,精致的眼角微微上挑:“怎么,要走了?”
我转头看了看他放在架子上的戏装,回了句是。
他点了点头:“走了好,这里如今不太平。东北不太太平,北边是去不了了,不妨再往南边走走。”
“我去上海。”
他嘴角缓缓勾起一个笑:“好地方。既然要走了,来听我最后一场戏吧。”
他换上戏装,踮着脚,嘴角勾起扬起一抹弧度,缓缓走到戏台上。
我坐在台下,听着台上的他婉婉而唱。
我常听人说,戏子薄情。从前我是不信的,可现在我却信了。
我认识他七年,喜欢了他五年。他已娶妻三年。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没有名满杭州城,不过是一个每日被师父打到双手红肿的男孩。我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蹲在墙角,紧紧盯着不远处的面铺,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眼角还有块乌青。我跟母亲说:“娘,我想吃面,要两碗。”我端着其中的一碗面走到他面前,他抬起眼直勾勾地看着我,不说话。那时,他的眼睛还带着纯粹的真,而不是像今日这般,满满的都是虚情假意。那是时光给他的洗礼。
“阿瑾,到了那边记得给我写封信。”他把提着的行李箱递给我。
写信?如果写了,那么他家里那个年轻漂亮的美娇妻还不得打翻了醋罐子?我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还是算了吧,就算写了信也不一定会收得到。”
他的表情在朦胧的雾中渐渐模煳不清,许久许久,只听到他说:“起码,让我知道你还是安全的。”
我就这样离开了他的身边。七年,两千多个日子的陪伴,那些时光,像一直盛开不败的花一样,在我离开他的那一刻,悄然凋零。

(一)
小时候听阿婆唱过一句歌谣:二月花开红二月,相思红豆漫相思。那个时候,我刚刚认识他。
他每次挨了师父的打,都委委屈屈的来找我。委屈归委屈,但他从来不会哭。只是在我家院子的石榴树下,在我的身边静静的坐着。一坐就是一下午。起初的两年,我一直以为他是个小哑巴,从来也不说话,每次都是我说他听。可后来某一天,我突然想起来,他是学唱戏的啊。唱戏的,怎么会是个小哑巴呢?于是我问他;“你怎么从来也不说话?”他无辜的看着我:“你话太多了。我插不上嘴,而且,我只会唱戏,不会说什么其他的话。我怕你不喜欢。”
我听他给我唱长生殿。那是他私下里偷偷学来的,他的师父并不让他唱这些。
他唱:“惟愿取,恩情美满,地久天长。”
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间就有些许的难过。

(二)
阿婆说过:当你总是想起一个人的时候,总是想给他看到你最好的一面的时候,你就喜欢上他了。
那时,我十四岁。
我总是想起他,耳边似乎总有他在叫我阿瑾的声音。
他的师父不再打他了,他已经小有名气,再不会陪我在石榴树下一坐就是一整天。
他不唱戏的时候,眉眼清淡,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好看和精致。他很少来找我,我想见他一面,只有在梨园。隔着重重人海,台上台下,我看得见他,他看不见我。
十五岁那年,我带着我的 妹路末一起去看他唱戏。这大概是这一辈子我做过最傻的一件事。
他卸下装后穿着一袭白衣,眉眼清秀,看向我门的时候带着点笑意。
后来,路末成了他的妻子。而我,从一个喜欢他的人,变成了他妻子的闺中密友。

(三)
那年,我十八岁。
我喜欢他。
我问过阿婆:“喜欢一个人,就一定能和他在一起吧。”
阿婆笑而不语。
后来我才知道门第这个东西,是多么可怕。
父亲知道我和他的来往,怒不可遏。他骂的很难听:“一个戏子值得你去喜欢什么?一个戏子他养得起你这种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 吗?你和他一起,只能过苦日子。戏子薄情,你迟早会被辜负。”
我刚想反驳,就听到身后一个声音,那样熟悉。“阿瑾,你父亲说的没错。戏子薄情。”
我回头,看见了他,精致的眼角,还有嘴角勉强勾起的一丝笑意。他把手里的点心放下,说:“阿瑾,我来感谢你。谢谢你让我认识了路末。”
三月后,路末和他订了亲。
九月初,他们成了亲。
一切快得好像一场梦。在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什么的时候,一切就这样尘埃落定。
再见到他的时候,他对我笑得客气而疏远。
情丝绕三千,和他的缘,变成了我半生的劫。
我喜欢他。所以我决定离开他。

(五)
我二十五岁的这年,终于成了亲。谈不上喜不喜欢,只是觉得和彼此在一起很舒服。
三月末,路末给我来了信。
她说:“阿瑾,数年不见,不知近来是否安好。此次来信,只想告诉你一件事,孟知可,他走了。是癌症。他让我告诉你,如果有时间,回杭州看看。他有东西,留在你家院子的石榴树下。阿瑾,其实我知道,他从来没有忘记过你。有时候我甚至会想,倘若我在你之前遇到他,我能不能像你那样爱他?我想也许我做不到。他为了你,放弃了你。或许你会恨他,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他爱你。”
于是,我回到了杭州。
寒冬时节,石榴树被掩在一片苍茫下。
我从茫茫的雪下,在树下挖出了一个精致的木盒。
里面只有一张有些泛黄的纸。
他说:“阿瑾,不知何时,你才能在看到这封信,这或许是我能留给你的最后一件东西。戏子薄情。这话不假。但我不是。我喜欢你。可是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你不会知道,那日我是想去找你。我想,你会不会愿意嫁我为妻。可我,只是个唱戏的。我配不上你的喜欢。如果还有下辈子,我还想再遇见你。哪怕还是个戏子,我也不悔。那样,即使不能和你在一起,我也可以唱戏给你听。像从前那样。惟愿取,恩情美满,地久天长。”
我在寒冬的雪地里哭得无法自已。
是我没有勇气,如果那天我能追上他告诉他我不怕过苦日子,我只怕不能再陪着他,我们或许就不会像今日这样。
鸳鸯昨日有人羡,青鸟今归无人悲。
恍惚间,我好像又听到他在我耳边婉转而唱:“愿此生终老温柔,白云不羡仙乡。”
就像从前那样。

共 2 0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段凄美的爱情,打动人心。不是所有真心相爱的人都会比翼双飞,放手,有时候需要更大的勇气。作者发在江山的作品并不多,然而风格独特,清新唯美,故引起编辑的注意。这篇作品带来惊喜,又让人耳目一新,值得学习。推荐阅读。【编辑:至简】【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7021428】
1 楼 文友: 2017-02-14 1 :16: 7 欢迎。期盼新作。 信手三两笔 勿失真性情
2 楼 文友: 2017-02-15 10: : 1 清新脱俗的文笔,简练而唯美。情在朴实的字里行间氤氲,没有华丽的雕琢,也没有太煽情的情节,叙述得依然生动感人。欣赏老师精彩的文字,非常棒,学习了。祝老师创作愉快,精彩继续! 叶华君,简阳市作协会员,成都市简阳市草池镇人。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工,我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我爱我的家乡我的亲人!QQ10524 0610
 楼 文友: 2017-02-15 12:42:2 唯美!拜读老师精彩美文,欣赏学习,问好老师。 千里追梦,始于足下。怎样防止老年痴呆症
每日一次希爱力
吃哪种维生素对牛皮癣有效果
手用力过度肌肉酸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