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源天幻魔 第十一章 名额

2020-02-14 06:02: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源天幻魔 第十一章 名额

正当覃天元在‘祖源楼’内苦修源图之术时,一群不知从何处莫名而来的异地人,纷纷涌入平虎城这座本是地处偏远的小城内,在极短的时间里挤满整条街道,使得原本还算僻静小城中喧嚣异常,这些人中有不少气息不弱者,穿着打扮各有不同既有华丽亦有寒酸,若硬要说他们的相同之处,大概只有他们身旁皆是带有一名年龄不超过十五岁的孩童。

与平虎城的街道上喧嚣混乱不同,转眼看向覃家之中,却是格外寂静听不到半点的吵杂声,在覃家的院落之中皆都无法看到半点人影。

位于覃家后方数百米处的后山上,有着一块归属在覃家名下演武场地,若是在平时很少会有人前往,但是今日却略有不同……

“大长老,覃家上下所有十五岁以下子弟都已到齐,只不过……”一名中年大汉双手抱拳,躬身向着站立在高台上白发老者说道。

“今日乃是关系我覃家,以后能否继续立足于平虎城的大事,我说过不论主家还是分家,凡是覃家十五岁以下,修炼过幻天魔气的子弟一律不准缺席,覃言你说到底还有几人没来。”听到居然有人胆敢缺席,覃家大长老不由严厉怒斥道。

“覃家十五岁以下子弟还缺覃天元、覃明、覃申以及您的孙女覃鸳。”名叫覃言的大汉,如实禀报说道。

“覃天元那废物不提也罢,覃统三长老覃明、覃申二人可是你的孙子,也算是我们覃家优秀的后起之辈,今日家族大事为何无故缺席。”覃家大长老眼睛微眯,扭头看了一下坐在身旁右席的名为覃统老者,言语中不乏有些挑衅之意。

“覃岳大长老,我的两个孙子并非是没到场,他们只是提前进入演武场切搓技艺,为我们覃家夺得这次‘幻斗大会’头筹罢了。倒是你的孙女覃鸳因何无故缺席,还请覃岳大长老向在场的众人明示一下。”面对覃岳的言词,覃统毫不客气的反驳道。

“够了!两位身为我覃家尊长,当着覃家众子弟面前内斗成何体统。”望着台上剑拔弩张的气氛,听着台下不断的轻声低语议论,坐于主位的覃家家主覃震眉头一皱怒声喝止。

闻言两人霎时哑然失声,不敢再多说只言片语,台下众多子弟也都闭口不言,由此可见覃震在覃家有何等威望。

“这次演武比斗,只为挑选代表我们覃家,参加‘幻斗大会’的人员,并且名额不多仅有三人

。我不勉强你们都要上场比斗,现在想要争夺名额的人留下跟随大长老到场内,剩余的跟随二长老到场外观战。”随着覃震此话落下,覃家不少子弟皆是松了口气,极为自觉的走到二长老位置集合,毕竟他们实力在覃家之中不属于拔尖范畴,即便当真参与也没希望获得那仅有的三个名额。

看着场中人数从近百人,瞬间减少只剩下九人,覃震无奈的叹了口气,向着身旁的覃岳与覃成点头示意一下,两人便起身各自带人引路离开。

“家主你就这么放任大长老,听说他的孙子覃更一直在外宣称自己是少主,气焰嚣张做事也经常打着覃家名号。”覃岳与覃成都已离去,覃统不由开口向着覃震询问。

“如今我家主任位期已近,恐怕再过不久就要开始晋选下一任家主了,而纵观覃家现在只有覃岳之子覃运,曾经到过羽铎学院实力足够。

“可惜龙儿他下落不明,天元他固然努力但天赋太差,我身居家主之位,要是对其过多照顾难面会落人口实,只能最低限度保证他可以留在覃家。”说到此处覃震亦是感到有些惭愧,他身为覃家家主无法像寻常人家一般宠腻自己儿孙,在覃家实力决定身份。

“覃家后辈中不论是来当家主我都没意见,唯独覃运纵然覃家子弟绝尽,我也不会赞同。”听到覃震提及覃运这个名字,覃统如若吃了火药一般说道。

看着覃统暴跳如雷的模样,覃震无奈的叹了口气。

这位覃家的三长老是从分家晋升上来的,原本号称覃家脾气最好的长老,数年前唯一的亲子在与覃运同行,押运覃家的一批货物时,不幸遭到天幻兽的袭击遇难,自己当初也曾找人询问调查事情的经过可无一例外,所有被问者如同事先编排好,每个人的回答皆是其死于天幻兽之手,说到关键处都是含糊其词答非所问,他身为家主明知事有蹊跷,但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也奈何不了覃运。故而此事只好暂且拖下,日后再另行探讨,只是他的这种做法,却造成的反面效果令的这位覃家三长老,一夜之间性情大变阴晴不定,刚才若非自己即时阻止两人必然会拼个你死我活。

覃家演武场上

两道身影不断交错,空手互博打的酣畅淋漓,台下那些由二长老覃成带领的子弟,一个个全都目不转睛仔细观摩台上两人的切磋。

“覃明、覃申今日是家族晋选参加‘幻斗大会’人员的日子,不是给你们胡闹的时候,还不赶紧下台过来列队,不想参与这次演武比斗了不成。”望着台上两人,无视自己存在的举动,覃岳面露不悦之色的说道。

一听此话身为大哥的覃明,向着覃申眼神示意了一下,两人便同时自台上跃下,径直来到队列后排站好,面对周围异样的目光不加以此色。

“既然人数已到齐,那么现在两人一组自行分配。”覃岳目光微沉,看着自然组成一队的覃明和覃申淡淡说道。

在场的十余人,明显有不少相处不错者,在极短的时间里组成了五组队列,只有覃更一人被排除在外,无人想要与之交好,而其本人倒是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接下来分好组的人,自第一排开始轮流上台对决,剩余没组到队的人,等到下一轮再比。”一见只有覃更未进行分组,覃岳目露狡黠的说道。

听到覃岳居然如此安排,不少人原本还打算合作,现在计划全数落空,这般落差让得他们心中有些无法接受。对覃岳的滥用职权心生不满,但就算再不满又能如何?人数不够本就是事实,更何况还是他们自己组的队伍。

“那啥?!听说大家人数不够,我同样身为覃家子弟,应该为此出点绵薄之力,不如这次演武比斗算我一个吧!”就在所有人无可奈何之际,一道身影面带爽朗笑容,以一副大义凛然的口气说道。

目光追随此声看去,只见一名年约十三岁的少年,衣着朴素浑身上下,没有如同其他覃家子弟,衣着华丽佩戴有贵重的挂饰,不过少年似乎对此却并不介怀,依旧闲庭信步悠哉走来。

“覃天元,今天可最少要幻天士五玄天才是参与的演武比斗,你一个不过才幻天士三玄天的废物,来这里凑什么热闹。”看到来者是覃天元,一名平常喜欢欺软怕硬的子弟,率先站出来对着嘲讽道。

“敢问我现在实力够吗?”覃天元抬起左手,运起幻天魔气凝聚出一股稀薄的淡蓝幻天魔气,包裹住手臂无疑证明,他达到了幻天士五玄天方才会出现的运气外溢。

在场的众人虽表示有些惊讶,不过仔细一想覃天元在一年前测试时,本就还停留在幻天士三玄天。花费一年的时间从幻天士三玄天到幻天士五玄天,这种速度根本算不上快。

唯独站在一旁的覃更面色阴沉,他在数月前曾与覃天元接触过,那时的覃天元根本还停留在幻天士三玄天,现在的实力明显不止幻天士五玄天,想到此处覃更眼中杀意涌动,冷冷的看向覃天元。

“罢了,既然人数不足,就算你一个凑数。你与覃更一组比斗,其余覃家子弟可有异议。”覃岳说道。

见到覃岳再度把场中最弱的覃天元,安排给自己的孙子对决。众人心中都在暗骂覃岳这位覃家大长老,不知羞耻做法不公。

“且慢,我有异议!”正当众人义愤填膺气恼至极时,本该算是获益者一方的覃更突然提出反对,令的众人疑惑不解,不知这爷孙两人打算唱哪出。

“刚才因为人数缺少,所以我可以不战而胜。不过现在天元表弟要参加,为了公平起见大家重新编组,不知你们意下如何。”无视周围惊诧的眼光,覃更继续开口说道。

除覃天元老神在在双手背于脑后靠于墙角,其余覃家子弟皆都互相瞻望,一时间无法定夺是否同意。

“就按你说的办吧!覃更可敢与我切磋一二?”一向性格急躁的覃申耐不住性子,率先开口说道。

“既然你有这个兴致,我就应下你这个请求。”似乎早已预料到覃申会主动把矛头指向自己,覃更斜眼看了一下覃天元后,一反常态以极为高调的姿态接下覃申的挑战。

覃申和覃明这对兄弟的实力,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那可是实打实的幻天士八玄天,覃家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否则他们刚才在覃申发话时,也会有人反对其一人独断。

覃更身为覃家的一介浮夸子弟,没有多少人会看好他的实力,如今众人见他接下覃申的挑战,立时发出了不少唏嘘声,唯有覃天元眉头一皱,因为他最清楚覃更是个不做没有把握事的人,他敢接受覃申的挑战,一来是向自己示威,二来是有绝对的把握能获胜。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都不想参加演武比斗,夺得幻斗大会名额了不成。”覃更确立对手之际,一旁静观覃岳也是有了动作,面色一改向着众子弟说道。

随着此声落下,所有覃家子弟纷纷开始选定对手,或许是因为不少子弟,都来自于更为偏远的分家,除了姓氏为覃以外,血缘关系人际交流本就淡泊,一时间分家实力相近者分成了三组,反观之覃家本家这边只有覃更和覃申组好,转眼只剩下本家三人分家一人未能选定对手。

“覃削,你这是手抽筋了,要不先去治一下,我还可以等会儿。”望着之前主动找茬,现在又明显带有敌意向着自己走来的覃削,覃天元毫不客气的说道。

听闻此话,众人齐齐看向覃削双手,果然发现其右手手指伸曲略显不自然,如同抽筋了一般。

“这事不用你管,只用单手我也能赢你。”覃削神情紧张的说道。

看到覃削露出这番表情,覃天元立刻便知晓,覃家最近失窃的一本,无端出现在自己院中石凳下,八成与这个覃削脱不了干系。

“能赢与否,一战便知。”覃天元说道。

当覃天元与覃削定下对手关系,另一名没能确立对手的分家子弟,只能一脸沮丧的低头向着覃明走去,他的实力顶多也就和覃削相当在幻天士六玄天,要和幻天士八玄天的覃明交手根本难有胜算,不过他若是拼尽全力能与覃明周旋一番,必然也会受到主家的重视,说不定有机会破格进入主家,心念于此那名分家子弟再度振作精神,走到覃明身旁并排而立。

眼见分组完毕,身为大长老的覃岳,便开始分配好上场的次序。

“第一组覃锣,覃博上场。”随着台上一名中年男子的叫喊,拉开了本次演武比斗的序幕。

接下来便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实力究竟如何吧!望着的眼中带有不善看向自己的覃更,覃天元心中暗道。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