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法武封圣 第206章 往事之第八军团

2020-01-17 17:14: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法武封圣 第206章 往事之第八军团

中望州理国郡.

双胞胎荀乐和荀悦一起躺在地上.汗水已经将他们全身打湿.

“乐弟.族老爷爷说我们不必死拼.保住一席国赛之位就行.你就让给哥哥我吧.”荀悦说.

“悦弟.都说了多少次.我是哥哥.家里当然以父亲的话为主.他记得很清楚.我比你先出生.所以呢.替荀氏旁系出战国赛的事情还是交给我吧.”荀乐明显不接受身边兄弟的说法.

“家里以父亲为主.哈哈.这话你最好当着母亲的面说.母亲已经很清楚地说过.我比你先出來的.乐弟.你还是乖乖地接受这个事实吧.回家要被母亲收拾了.可不要怪我哦.”荀悦讥笑荀乐.

“我们还是不要扯这些沒用的.论实力我们是很难分出胜负的.论智商我就要比你高出一筹.理国郡的种子选手还是给我吧.”荀乐不愿继续这个争吵了十几年的话題.

“哈哈哈.你有智商.这一届州赛除了那几家的人.还有哪些厉害的人物你就不知道了吧.种子选手让给我.我给你提供一条重要的信息.”荀悦不屑地说.

“哦.”荀乐眼珠子一转.先坐了起來.“什么重要的信息.”

“如果你沒打赢自己小组的种子选手.那么在挑战的时候.一定要避开平中郡的丁馗.我相信这个人一定能干掉他们小组的种子选手.打进前十.”荀悦一向嘴快.沒等荀乐答应他就把得到的重要消息说了出來.

“为什么.他有这么厉害吗.”荀乐继续追问.

“还记得上回平中郡的魔鼠之乱吗.我特意让人去问了一下.平中郡的第一名丁馗在那次历练时.在众目睽睽之下劈出了一道剑芒.”荀越得意地说.沒注意荀乐是在套他的话.

荀乐瞳孔一缩.惊呼:“他是破盾骑士了..怎么可能.”

可能是嫌躺着说话比较累.荀越坐起來说:“哈哈哈.这你就不知道了吧.破盾骑士他倒还不是.据说郡赛之时还只是见习骑士.不过他手上有一把名剑叫‘月殇’.是姜老公爷以前的佩剑.因为他是姜老公爷的外孙.所以得到了这把剑.

我专门去问过陈会长.陈会长以前见过姜老公爷用过‘月殇’.他说不知道丁馗是怎么能够劈出剑芒的.但丁馗的精神力一定很强大.至少在所有参加州赛的选手中.丁馗的精神力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这是劈出剑芒的先决条件.

陈会长看过丁馗的所有资料后警告我.千万不能和丁馗比拼剑法.丁馗的精神力加上无招流一脉传承.我们这一代人应该沒有人能够在剑法上战胜丁馗.”

“要是这样的话.兵器上我们比不过他.剑法上也比不过他.唯独在斗气上能和他拼一下.毕竟去年郡赛的时候我们已经晋级斗刃骑士了.”荀乐扳着手指算了一下.

“所以说你不要去挑战他了.我估计中望州里面沒有哪个能说稳赢他的.其他几家有沒有他的资料我不知道.也管不着.我们不要跟他死磕就行.”荀悦用剑拄着地面.打算站起來.

“悦弟.说起斗气修为.好像你比我强那么一点点吧.”荀乐问.

“哈哈.”荀悦又一屁股坐下來.仰天大笑.“你终于承认斗气不如我了.乐弟.”

“也就是说.你对上丁馗赢的希望比我大一点.不是种子选手那个碰上丁馗和其他公爵家种子选手可能性是存在的.

为了保证我们两个人都能打入国赛.为了家族的荣誉.就由我來当种子选手.你來面对可能碰上的丁馗和另一家子弟吧.”荀乐说完跳了起來.然后马上朝自己的房间跑去.

这时候荀悦明白自己被荀乐绕了进去.他急忙也爬了起來.朝荀乐追去.一边追一边喊:“你站住.谁说让你当种子选手了.反正你承认我强一点.就该让我当种子选手.”

这对双胞胎在郡赛决赛的时候.就是抓阄决定谁赢的.但是不代表就决定了谁当种子选手.最后他们之间还是要商定才行.至于谁用哪个名字当种子选手.只有他们自己才分得清.

州赛的赛制跟郡赛差不多.只是最后的决赛有所不同.但参加决赛的前提是要从小组出线.取得决赛资格.否则一切免谈.

就在荀氏兄弟商量谁來对付有可能碰上的丁馗时.全四海來到了丁府后院.

“少爷.明天一早我就要回峡西镇了.先跟您说一声.”全四海是來提前跟丁馗辞行的.

“海爷爷要走了.好吧.就劳烦你看护老宅了.对了.上回有个叫焦明广的.说是爷爷的亲兵.怎么成了你属下的中队长了.”丁馗想起了焦明广.一直沒有机会跟他单独聊聊.

“你说小焦啊.他起初确实是老统帅的亲兵.至于为什么他到七十五师团來.这说起來就话长了.”全四海跟丁馗进到亭子里坐下.“这要从你出世那天说起.

那段时间里老国王病危.一直沒有确定哪位王子继位.统帅大人当年是依照惯例.支持由大王子少典济继位.

作为统帅府参谋部统帅和八军团的军团长.大人要在都城里等候大王的召见.好久都沒回军营了.那个叛徒参谋长羊峰离开军营也有半个月时间.

那天夜里叛徒带着大人的印信赶回了军营.并让军团紧急集合.要求兵分两路立刻开拔.分别前往王室牧场和王室陵园.

那叛徒领着七十六到八十5个师团前往王室牧场.在半路设下营寨负责阻拦第九军团进军都城.以免影响大王子继位.

而我则带着七十一到七十五5个师团.前往王室陵园负责阻拦第十军团进军都城.同样不让他们影响大王子继位.

当时我和几个师团长.加上一部分留在军营的大人的亲兵.对那叛徒的命令都有异议.凭我们一个军团之力仓促出征.根本不可能同时阻拦两个军团的进军道路.

可是羊峰本就是参谋长而且手持统帅印信.多数师团长都不敢违背他的命令.有反对意见的我们只是口头上表达质疑.也不敢违抗命令.只能够被迫出征离营.

我们十万大军一连赶了两天的路.在第二天晚上宿营时.发现叛徒已经不见了.所有师团长都懵了.决定停止前进.派人赶回都城询问大人.

直到几天后大人的死讯传來.我们知道都上了羊峰的当了.那个叛徒就是想骗我们大军离开都城范围.让大人在都城里孤立无援.受制于守卫都城的城防军.

十个师团长当场就吵了起來.有人说要杀回都城为大人报仇.有人说新王已经即位起兵等同于造反.有人说等待新护国侯的消息.

大家吵得虽凶但沒人敢让大军知道这消息.我们十个人无法控制第八军团.只能不断派出斥侯打探消息.侯爷的一名亲卫赶到了营中.让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做出背叛少典国的举动.

接着第二天新王的特使和军令部的人就來到营中.给我们宣读的圣旨并下发了军令:第八军团原地驻防.不得擅自离开.禁止任何军队经过我们的防区;由安国公二子姜熙担任参谋部统帅兼任第八军团代军团长.军团的进一步行动听从代军团长指挥.

让人伤心的是.同时带來了另一个噩耗.护国侯回乡车队被袭.仅侯爷、少爷和丁昆逃生.那名來传讯的侯爷亲卫悲愤自刎.悔不能与同僚并肩死战.

外出打探消息的斥侯带來了更坏的消息.第九第十军团大部分别距离我们不到十里出扎营.对我军形成钳制之势.第八军团稍有异动.将遭受他们的攻击.”

丁馗在旁边认真地听着.全四海的回忆像开了闸的水.源源不断地涌了出來.“我们十位师团长的意见更加不统一了.主将都处于混乱之中.军团就更加不用说了.

最终原地待命的意见占了上风.我们极力约束部下不要生乱.等待新任军团长的命令.

全军都知道安国公是大人的亲家.姜熙是现任护国侯的大舅爷.他來担任代军团长沒有太多的抵触情绪.当时全军的愿望就是捉回羊峰.当住大家面前凌迟处死.

可惜羊峰是保新王党.起码新王是不会让我们这样做的.那叛徒在军方消失不见.统帅府以下再也沒了这个人的踪迹.

等到代军团长的命令传來.第八军团全军回营之后.一位姓孙的参谋长前來上任.之前大家都被羊峰骗惨了.对这位新的参谋长都充满了仇视.

尤其是大人以前的亲兵.在一次口角中.他们的情绪控制不住爆发了.几个人竟然动手殴打孙参谋长.把新参谋长打成重伤.那个焦明广就是下手最黑的一个.

这种事情无论放在哪个军团都是重罪.将他们几个人斩首都不为过.不过那时第八军团情况有些特殊.代军团长不管.军令部的人不敢进我们的军营.

我当时为了保住这个几个人.和其他几位师团长商量了一下.一人收了一个大人的亲兵.安排他们到下面当个中队长.沒有我们这些师团长的命令.谁敢动我们的中队长.

焦明广就从那时起.成了我七十五师团的一个中队长.我挂印离营之后.沒有谁会动他的位置.也就一直到了今天.”

温州市瓯海区瞿溪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预约挂号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男科医院
广西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扬州治疗早泄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