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云水剑 第二章婉儿

2020-01-17 14:31: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云水剑 第二章婉儿

晴景吴波练静,万家绿水主楼。

这是一家酒楼,和平时的人声鼎沸不同,今天的酒楼气氛显得格外压抑。一楼的门口站着两排持剑的白衣男子,脸上面无表情,可那非凡的气势令得一楼的所有客人都反常地默默吃饭,那掌柜的和店小二招呼客人的时候的话语都显得低了一些。而那二楼却只有那靠着面向运河窗户的桌子有着客人,似乎是被那唯一坐着的客人包了下来。

坐着的是一名女子,像许多大家闺秀一样,该女子带着薄薄的面纱,虽看不清样貌,但从那芊芊的玉手和那杨柳般的腰肢可以看出,她必定是位出色的女子。

此时的她拿着一张画纸仔细端详着,那柳眉时而张开,时而紧凑,像是在回忆着一些让她高兴或者痛苦的事

半响后,女子的手终于放了下来,轻叹了一下,这才看向窗外那春天里碧波粼粼,杨柳垂岸的运河风光,但那眉额间的那几抹忧虑反映着她并未在意那大好的风光。

远处的柳树上多了几只燕子嬉闹着,而几个孩子在那柳树下追逐着,玩闹着,女子怔怔地盯着那欢快的情景,嘴中呢喃:“我何时能再像那燕子和孩子一样无拘无束呢,风哥哥,从前我们也是这么快乐的吧,风哥哥,我好想你。”

那女子拿出随身带着的丝帕轻轻擦拭着面颊,原来女子早已流下了丝丝泪水。

这女子就是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婉儿,十六岁的她是真正的天之骄女,因为她南宫家如今已是江南最大的家族了。而平摊在桌子上的那张画纸上,赫然就是叶风十岁的样子。每到一个月的初七,婉儿必定会出来逛逛苏州城,八年来一直如此,一如当年她和叶风般,因为初七是叶风的生辰,也是叶家灭门的日子。婉儿想通过这样来计算她和叶风分开的日子,也让自己记住叶家的大仇。

八年来,曾经只知道跟在叶风后来的小姑娘已是变成了独当一面的高手。因为婉儿恨自己没有能力帮风哥哥报仇,八年中她便努力学习家族的武功,而现在她的实力在同龄人中已是鹤立鸡群。八年里,她千方百计地想查出当年叶家的灭门的真相,可是就好像黑暗处总有个人在监视她,只要她现什么蛛丝马迹,下一刻立马就会被清理掉。

她把她想做的事告诉了当年救她离开叶家而受重伤的徐娘,而徐娘却劝她放弃追查,并告诫她有些事碰不得。婉儿不懂,很不懂,为什么所有人都阻止她追查,连她最尊敬的爹也是如此,她只不过想帮她的风哥哥报仇,不然就算她成为了高手又有何用。为此婉儿在三年之前收养了三个孤儿,最大的不过十六岁,最小的十四岁,让他们学习慕容家的武功,这三人的天赋也极高,现在的他们的武功早已比楼下的那几个南宫家的普通精锐高出不止一筹,婉儿想把他们培养为自己的第一支嫡系部队。

轻轻的“吱”的一声,另一侧的窗户打开,下一刻,一道黑影便钻进了屋里,跪在了婉儿的面前,恭敬地喊了一声:“主人!”

“嗯,影来了,查得怎么样了。”婉儿并未看向他,还是低着头认真看着那画中的人影,神色中流露出几许迷离。

被唤作“影”的男子似乎早已习惯自家主子的这种状态了,继续回答:“是,主子,我们查到当年叶家有人没死,云水剑八年来也并未出现于江湖。”影的心里很敬重自己的主子,但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男子让主子如此的着紧,三年来,他们三人除了练功,便是要帮他们的主子查当年叶家灭门的真相。

果不其然,婉儿立刻把头抬了起来,眼中的惊喜怎么也藏不住:“真的?你是説叶家有人逃了出来,并带走了云水剑。”

“是的,主子,还有,我们还查到,苏州这一段的巷口,有一个茶馆,这些年来了一个老人,天天説书,据説那人説的故事跟当年叶家灭门的惨案的情节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还有据‘花’和‘情’调查,该老人还在等一个人,而且昨天他等到了那个人,好像是一个少年,后来他们一起离开了。”

此时的婉儿已没有了那种杀罚的上位者的气势和那种忧伤的愁绪,有的只是那纯粹的欣喜。“一定是风哥哥,风哥哥,一定是我的风哥哥,他终于回来了。”而跪着的影早已目瞪口呆了,他可是三年来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主子这种表情。

“这个,主子,后天就是南宫家的选亲的日子,不知主子有什么对策没有?“

“现在就不需要担心了,既然全江南的人都会知道慕容家要选亲的事,那风哥哥定然也会知道,如果真的是我的风哥哥,他定会前来,如果不能来,我定会打败最后的那个人,就是爹也不会知道我早已练到了般若功的第八层了。”

婉儿自豪地説着,此刻的她有了几许真正的少女情怀了。她摆摆手让影下去了,自己缓缓坐下,目光又落在了画纸上,这次的神色不再是单纯的怀念,而是带着浓烈的爱恋。以前的她只是喜欢跟在那比她大两岁的大哥哥身后,看着风哥哥做各种鬼脸,和陪她一起画画,那种感觉很纯粹,儿时的他们不懂爱恋的滋味。

而当风哥哥不在了,婉儿便不再欢笑,不再画画,只是看着自己画过的那个人的画像,学着自己曾经不喜欢的武功。那对着风哥哥的思念,慢慢沉淀,经过八年的累积,终于汇聚成海,漫上了心头。如今的少女已经懂爱,爱得纯粹,爱得义无反顾。聪明如她在这八年里,看着自己家族的扩张,以及自己的亲人们的所作所为,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风哥哥的仇人真的是自己的家族,她也会坚定地站在风哥哥身边,只要风哥哥饶她爹一命,她便义无反顾。

婉儿抬起头,透过窗看着那苏州城那安静祥和的美景,慢慢掀开了面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面颊,嘴角浮现出一丝轻笑:“从今天起,我再也不需要这个了,我做我自己。”説着她便把那面纱丢出窗外,转过身,下了楼。

楼下的白衣剑客看见有人下楼,早已让出一条路,待他们看到那倾城的面貌,都是一脸呆滞,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看到他们小姐的容貌。而其他宾客也早已被婉儿的容貌所吸引。

婉儿并未理会,自然径直走出酒楼,并未走回南宫家的路,而是走向了城东,不多时,在一间显得破旧的小屋门前站定,伸出手,敲了敲门。门开了,一个老太探出身来,看着面前的可人儿,惊奇地叫出声来:“小姐,你决定了?”

婉儿diǎndiǎn头。她身后的剑客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这个婆婆是谁,説的又是什么意思。

“徐娘,我来告诉你,只是希望到时候不要让我为难。我要为他做diǎn事。当年的事我能猜到些。”説完,婉儿叹息一声,转头,对着那群南宫家的人説:“走吧。”

徐婆婆迷离着看着长大的小姐离开,当年,她便劝过家主不要实行那样的计划,可是未能成功,只能遵从家主的意思带小姐走。可谁曾想到,今天的小姐终于还是要站在南宫家的对立面。在她看见小姐不戴那面纱的时候便已知道了婉儿的决定,因为那面纱是八年前她给婉儿的,当时对她説,带上这面纱,学会如何保护自己,啥时候想通了,便可摘下,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如今的婉儿也真的摘下了面纱。

徐婆婆叹了一口气,转身回了屋里,南宫家真的到了尽头了吗,家主,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做出当年的那种事。

一个决定换来了南宫的八年辉煌,而现在婉儿和叶风都将对南宫起强有力的挑战!

与此同时,南宫家的一间暗格里,家主南宫无痕的面前正跪着一个面无表情的人,有趣的是坐在正位的并不是南宫无痕,而是一个蒙着面的黑衣人,而那露在外面的眼睛,带着diǎn让人胆寒的阴冷。

“哦?那间茶馆的老人不见了,婉儿也摘下了面纱了,这很巧啊,呵呵,对不对,九弟?”坐的正位的黑衣男子开口説道,那声音沙哑而具有穿透力。

“四哥,如果我的猜测没错的话,那老人应该就是叶家的管家,或许四哥还跟他很熟呢。”南宫无痕对婉儿的事并未做出回答,而是直接diǎn名説了老人。

“哦?跟我熟识,我倒想听听他是什么来头。”

“四哥,可曾还记得‘君子剑’,三十年前与四哥齐名啊。”

“是他,呵呵,真想不到,他消声灭迹三十年,原来是去了叶家,幸好八年前我们先下手,不然等到叶家羽翼渐丰,真的是我们圣门的心腹大患啊,就算如此,我们圣门也是损失惨重,老六和老八到现在都还没恢复呢。”

“呵呵,想来云水剑也该出世了,后天的南宫招亲,呵呵可是一个好日子啊,四哥,圣门的布置怎么样了。”

“放心,我已通报二哥,这次连你我在内,至少会有五位长老出手,定会叫叶家余孽和江南的势力全部消灭在南宫家,再加上定会有名门正派的代表出席,哈哈,他们也必会元气大伤,我们圣门的目标定会实现的。”

“哈哈,四哥説得不错。”

二人一起放肆大笑,原本黑暗的空间又多了一丝诡异。

湘潭市第三人民医院
德阳市旌阳区中医院
承德知名癫痫病医院
衡水治疗早泄医院
天津治疗阳痿医院
分享到: